uo1k6精彩玄幻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第七百八十七章 書院沒好人相伴-iseal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原来是三先生来了!”
杨行舟人在府内,感受到着八阵图被来人琴音压制的情形,大感惊悚。
他从刚才来人与出手僧人的对话中,便已经知道此人乃是书院的三先生时准,时破晓。
除了书院的高手之外,他实在不认为谁还有如此本领,单凭琴音便能将自己摆下的八阵图压制。
这个主世界中似乎缺失了很多重要的东西,道韵不全,阵法稀少,但只要有真正的阵法摆放出来,必定能引发天象变化,形成一种恐怖的情形,威力惊人。
本来在小世界中,阵法只是一种辅助工具,威力不大,最多也只是短暂困住敌人,杀伤力近乎没有。
在低武世界里,阵法只是建筑公事的一种,以及行军打仗的几种法门,作用有限,不能将之当成国之利器。
可是在这主世界里,阵法的威力屡次出乎杨行舟的预料,为此他特意在小世界聚集无数阵法大家,算术学士,推导出了不少阵法,在小世界里试验之后,又在主世界进行试验,改进到近乎无暇之后,方才放在小世界的隐秘之处,以供随时取用。
其中诸葛武侯遗留下来的八阵图是最为成熟的阵法之一,杨行舟在塞外几次试验,都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因此特意炼制了八根铁柱,放在了小世界自己的皇陵之内,随用随取。
这次在上京城中取出阵图,瞬间布置好后,登时引发天象变化,生出雷云火柱,与天地勾连,化天威为阵威,威力惊人。
刚才袁世飞如此本领,也难以经受八阵图反震之力,只是一击,便即受伤远退。
可是这书院的三先生毫无烟火气的弹奏一曲,便将恐怖的八阵图压制的缩小了上百倍,只是这般功力,杨行舟便是自叹不如。
不过这八阵图压制的越厉害,反弹就越猛烈,时准只要不将阵图压制的爆开消散,那么等待他的将是千百倍的强力反击,到时候他也未必能接得住。
估计他也知道这种情况,颇有点骑虎难下之局,因此向杨行舟开口,让杨行舟撤掉大阵。
这其中情形微妙至极,在外人看来,书院三先生轻描淡写的就将杨行舟的大阵压制,果然不愧为白石书院的巨头之一,出手非同凡响。
可是时准却有苦自知,只要他稍有不慎,便要承受来阵图巨大的反弹之力,若是杨行舟不顺势收掉阵图,恐怕他真的会被大阵的反击重创。
“既然三先生来了,杨某岂能不给几分面子?”
感受到时准的处境,杨行舟哈哈大笑:“只是我被无知小儿言语中伤,率众捉拿与我,这件事如何处理?”
时准笑道:“皇室小儿,做事忒不检点,上京府尹,也不能秉公而断,使得杨兄火生无名,挂出此阵,惊动京城。你放心,从今往后,在无人胆敢无故骚扰你们。”
杨行舟大笑:“有时兄发话,兄弟岂敢不从?”
当下来到院内,手掌抬起,一纸符文从他袖内飞出,贴在了院内一根铁柱之上,本来已经变弱的大阵登时又弱了几分。
随后又有一纸符文飞出,贴在了另一跟铁柱上面,如此连封三根铁柱,八阵图与天地交感的气息已经弱到极点,杨行舟伸手虚抓,八根铁柱全都从地底飞出,随后消失不见。
八阵图就此消解,一切都恢复到原来的形状。
敲门声响起,第一元良急忙前去开门,对来人恭谨行礼道:“先生,您来了!”
时准一身白衣,长身玉立,头戴逍遥巾,脚踏白色长筒软靴,看了开门的第一元良一眼,笑道:“原来是元良啊,你是杨兄的下属吗?”
第一元良低头道:“既是下属,也是弟子!”
他曾在书院大先生孔最的石碑前感悟出一套修行功法,因此有资格在书院修行,后来在书院里结交朋友,其心不正,被驱逐了出来。
白石书院成立以来,也曾驱赶走不少学子,但一般都是作奸犯科之徒,犯了重大错误之辈,想第一元良这般因为“结交党羽,其心不良”被驱逐的,还是第一个。
时准在书院里教学,第一元良曾听过他的课,修为到了他这般境界,过目不忘,更何况是第一元良这等“校园名人”,今日看到第一元良开门,登时明了之前第一元良在书院的举动,哈哈笑道:“原来杨兄早在几年前便对我书院有了兴趣,早知如此,我应该早点邀请杨兄来京一叙。”
杨行舟嘿嘿笑道:“杨某虽是塞外之人,却一心仰慕中土文化,身边弟子都是粗鄙不文之辈,因此特遣元良来中原学习诗书礼仪,只是元良不争气,被贵院驱逐,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第一元良惭愧道:“属下无能,给大帅丢脸了!”
杨行舟道:“能在白石书院丢脸,其实也算不得丢脸,进不去书院的家伙,才真是丢脸。”
此时庞少雍正打坐调息完毕,从屋内走出,听到杨行舟的话后,登时面有惭色,低头不敢靠近杨行舟。
时准一愣,哈哈笑道:“杨兄说笑了,其实驱逐元良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结交党羽,居心不良,而是这孩子自带天煞孤星特质,最能伤人。与他在一起的人,无论怎么小心,都会遭受种种厄难,轻者命运坎坷,重则性命不保。只要与他亲近,定然会受到波及。
书院三千弟子,不是每一个人都有逆天鸿运,可以与天煞孤星相抗,时间一久,定生祸端。”
他笑眯眯的看了第一元良一眼:“因此当初将元良驱逐出书院之后,书院老师颇多不忍,还特意为元良找了一份营生,让他与奸商做事,后来那奸商果然家破人亡,哈哈哈,天煞孤星,果然没有令人失望~!”
第一元良:“……”
他一脸苦涩的看向时准:“这么说,书院把我开除之后,还顺便用我做了一个借刀杀人?”
时准笑道:“元良勿要生气,你在书院的所作所为,我们并没有对你惩罚,只是借你体质影响了一个奸商的气运,算得上是兵不血刃,坏了一户人家,其实也算是你做了不少功德。”
第一元良想到自己来到上京城这么几年的生活轨迹,发现自己已经败坏了十几家黑道帮会,再兴盛的社团,只要自己一加入,立马就开始走下坡路,屡试不爽,十几年间,死了差不多上千人。
从这一方面来说,自己还真是做了不少功德。
只是这种功德并非自己所求,一直都糊里糊涂,别时准点明之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杨行舟眉头挑了挑,心道:“这书院的书生看似风光霁月,他妈的,阴起人来,比老子都要阴损!所谓君子不可欺之以方,这书院的家伙一点都不像是君子,却是有点难办,日后打交道,须得小心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