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9c6妙趣橫生小說 農夫兇猛-第383章 真·飲鴆止渴鑒賞-7cwto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
败类二年夏,六月初三。
鼠人峡谷的一号采石场内,李斯文小心翼翼的将一块赭红色的上品石材放入鱼骨口袋,这是他解出的第四块。
而迄今为止,他已经储备了30块白色,三块土黄色,五块纯黑色,四块赭红色上品石材,距离打造补天塔所需要的五色上品石材只剩下了一种。
但是,由于他手中还有一块存有神秘地气的玄品石材,所以实际上他已经可以打造补天塔了。
毕竟地气为青色。
“小刺,望月城那边存储的石头有多少了?”
李斯文向着采石矿外面问道,在那里,小刺控制着一个巨型木筏,那是用来运输石头的。
这种水上运输已经进行了接近八天了,效率惊人。
“回禀领主大人,目前我们一共向大河西岸的望月城运送了接近五万块石头,基本符合您最初制定的半个月内运输十万块石头的进度。”
“好极了。”
李斯文点点头,眼睛里闪过一抹略兴奋的光亮,但旋即,又被更稳妥谨慎的神情给代替。
今天,是老太太被隔离的第七天,也是北面忘川渡口处,乌鸦魔君修建拦河大坝的第72天,现如今,这座大坝终于修好了,品质要比横江大坝还要好,毕竟它们是用全石方修筑的,中间还加了类似水泥这样的东东,这很正常,只要献祭一些资源,总能换来需要的东西。
同样的,今天也是乌鸦魔君在春秋走廊入口处修建乌鸦城的第34天。
通过狐爷的侦查,那座城池异常宏伟,光是南面的城墙就有十里长,五十米宽,毕竟是依托阴山山脉,地理位置就这么优秀的,对方完全可以用修建一座城的资源,只修建一座城墙,配合拦河大坝,再在阴山上开凿峭壁,如此,就能形成一个易守难攻的立体性战争要塞。
一旦建成,然后部署上足够的军队,李斯文这边想强攻那就是去作死。
但是,世事总无绝对。
同样是在今天,李斯文的解石技能终于突破至5级,这个技能升级不像是职业转职那样很震撼,连句说明都没有,可实际上威力大得惊人。
配合这一攻城神技,李斯文的可动用的战略战术就多了。
北面那座乌鸦城,还有乌鸦大坝,想要摧毁破解,不过是易如反掌。
说实话李斯文之前是真的想去让搞一波的,毕竟看着乌鸦魔君耗费大量资源,人力物力修建的城墙大坝在一瞬间倒塌,那真是太爽了。
不过考虑到幕后黑手最流氓的特点,也即不管被击败多少次,损失有多大,总能够卷土重来,李斯文就不能简单的去想着击败对方了。
更不能简单的想着一城一地的得失。
毕竟,幕后黑手们非常善于总结经验,没准李斯文这里刚刚把攻城神技给暴露出来,下一次幕后黑手们就已经想到了应对策略。
这也是前几代君侯败亡的最大原因之一,你会的套路我都都知道了,你掌握的底牌有多少我都清楚,这一次我用牛头人输了,下一次我就用熊猫人来搞你,反正代言人那么多,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是最恶心的。
也是李斯文此刻明明掌握了5级解石技能,却也要硬生生的把开战的冲动给压制下去的原因。
西岸的那个老太太可就是前车之鉴啊。
那个老太太是幸福的,至少她现在还能愤怒,还有一个正牌的君侯在她炫耀。
李斯文若是败亡了,想被第十代君侯嘲笑都没有机会了。
但是呢,
底牌不能藏着,也没法一直藏着,那么在出动底牌之前就必须想好时机,想好策略,想着怎样才能利益最大化。
就像是攻打野猪小镇,李斯文虽然暴露了树爷这个底牌,但收益却是高达数百倍,岂止是划算两字可以形容的?
而现在,他要追求的利益最大化是什么?
当然不是击败乌鸦魔君,也不是干扰对方建城,更不是把对方赶出雪山北麓,这些目标在一般人来看都是一场场的大胜了,但对于李斯文来说都太渺小,甚至毫无意义。
所以他追求的,还是大环境下的世界规则制定。
什么?
世界规则来无影去无踪的,甚至是猪队友,怎么去制定?
简单,就类似缥缈峰的寒气西进,高压气旋东进,冷热交汇就能形成大雨,就能化解干旱一样。
知道这个过程的会觉得这太简单了,可若是落在不知道过程的人眼中,李斯文就真的是在操控雨雪冰霜。
是真的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就是世界规则。
李斯文每制定出一个区域内的世界规则,幕后黑手想愉快的入侵就难了,它们最终只能通过代言人的军队来进攻。
到那时,就不是李斯文必须要去进攻它们,而是它们必须要来进攻李斯文。
“所以呢,乌鸦魔君的乌鸦城不要去动,它的乌鸦大坝也不要去动,因为那除了爽快一些基本没有什么意义,但是我不去动,乌鸦魔君就必须在这个方向屯驻重兵,最起码,它得在乌鸦城这里放一个半步传奇的种子吧,只要我敢去进攻,这种子就会瞬间萌发,一如野猪小镇的那个野猪人首领一样。”
“基于这点,就可以知道乌鸦魔君接下来的战略方向了,它打算依托坚固的城墙把我封锁在鹿原以南,同时还要不断出兵来干扰,总之怎么恶心怎么来,偶尔还会再来一场集团军出击之类。”
“但是,乌鸦魔君绝对不会真的想与我大决战,我的领地实力目前已经暴露出来了,强行决战只会两败俱伤,所以它在等,等其他幕后黑手的加入,而且我敢肯定,我这个九代君侯才不是它们的主要目标,它们想瓜分雪山净土才是真的,不然乌鸦魔君也不会对树爷那么热情……”
李斯文想到这里,就抬头看向东边的玉龙雪山,他目前控制的这个区域天气已经恢复到正常,平均是三天一场小雨(中雪——指缥缈峰那里),五六天一场中雨,七八天一场大雨,水汽的蒸发,冷热空气的对流循环都非常正常,但是在玉龙雪山的其他周边,干旱仍然在继续。
所以目标出来了。
乌鸦魔君算个屁,青云小镇又算个屁,黑沙漠又算个屁,李斯文都没兴趣知道老太太口中的黑魔王是个什么样子。
因为他作为九代君侯开局的地方就是冰川净土,现在已经缩小为雪山净土了。
这是什么,是李斯文的领地的大靠山,至于那个什么雪山之王的白毛狮子,它和李斯文一样,都是要靠着这座雪山净土来活下去的。
没有了雪山净土,李斯文的领地发展得再好,再天花乱坠,那都是小泰迪的屁!一文不值。
从前他没有实力干涉也就罢了。
有了实力,认识不到这一点,也可以原谅。
现在他有了足够的实力,且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了这一点,若是不去干涉,那就不止是愚蠢了。
“所以,有两个选择,其一,加大缥缈峰冰川计划的投入,到时候也能够给大雪山输点血什么的,但这就是短期的,连治标都算不上。”
“其二,闪电突袭,翻越大雪山,空降青云小镇,灭了它!把原本由七代君侯弄过去的雪山规则给抢回来!哪怕因此动用5级解石技能,都值得!”
一瞬间,李斯文眼中就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气!
灭掉青云小镇,其实对他的领地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好处的,毕竟两者之间隔着一座大雪山,又有那什么雪山之王从中捣蛋,他这次甚至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但是,从长远来看,从更大的棋局来看,这好处没有一千倍,也得有一万倍,注意,这不是语病。
没有犹豫太多,李斯文当即就有了决定,战略层面上的东西,一旦确定就不需要更改。
可战术上,这场闪电突袭灭门之战该怎么打,如何打,如何降低伤亡,如何骗过敌人,这都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事情。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未来这六七两个月,将是今年这场大旱达到最极端的时候,也将是天气最炎热的时刻,更是雪山净土最薄弱的时刻,如果我是幕后黑手,也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去攻略雪山净土的,届时就算是乌鸦魔君,嗯,它修建乌鸦城,未尝没有这个想法,制止我北上,打造各种假象,其实真正的目的应该是雪山北麓。”
“同样,青云小镇正好处于雪山中部,却掌握着一部分雪山的规则,这不但会让雪山净土的寒气无法支援北麓,也会造成大雪山未来会分裂成两个雪山的恐怖局面。”
“这是一定的,因为这里原本是冰川净土,一百五十年前五代君侯在这里隐居的时候,冰层还有几十米厚呢。”
“而攻破雪山净土,可比灭掉一个小小的君侯滋润多了。所以,世界规则用大旱来压制夜叉城,却是等于要牺牲雪山净土呀。真·饮鸩止渴!”
李斯文笑起来,那么,就选定六月末,七月初择机出手吧,而在此之前,老子要热火朝天的大搞建设,另外,还真的需要一场大阅兵,一场军事演习去佯攻乌鸦城,顺便给老太太治疗一下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