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zqr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ptt-第四百一十九章 豺族太子(第一章)看書-53pep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在这些太子刚刚转身离去,后方的通道之中再次冒出几道人影。
鼠吞天带着一群黑鼠族的妖将,鬼鬼祟祟的冒了出来,小眼睛中精光闪动,向着那群离开的太子看了过去。
“都看清楚了?”
鼠吞天问道。
“看清楚了。”
一位妖将谄笑。
“嗯,回头监视监视他们,看看他们到底会有什么阴谋,然后给那陈宣汇报过去。”
鼠吞天开口。
“太子,咱们真的要当汉奸?”
那位妖将忐忑的问道。
“你能化解体内的禁制吗?”
鼠吞天看了他一眼。
那妖将讪笑道:“这个…不能。”
“不能不就得了。”
鼠吞天瞪了他一眼,道:“咱们鼠族之所以能从太古传承至今,讲究的就是稳,安全第一,懂不懂?”
“懂,懂!”
一群妖将连连点头。
“嗯,去吧,去监视他们,别让他们发现了,安全第一。”
鼠吞天说道。
一群妖将当即鬼鬼祟祟的钻入到了地面,开始施展一种土遁之术,向着远处飞快掠去。
数个时辰后。
陈宣已经成功抵达了神都,沿途之中,他的精神力放开,将四面八方的山河全都收入到了眼底,内心暗凛。
周围的山脉、丘陵,全都被一层难言的元气笼罩住了,每一座大山的元气都比之前浑厚了好几倍。
不过可惜,这些最巅峰的太古时期相比,还差了远了。
太古时期的大山,每一座都可以被称为岳,各个高不可攀,起码万丈起步,一场大战下来,所有的山脉都被毁掉了。
古老的遗迹也被那白衣男子给封印。
也就说现在看到的山脉,并非是真正的山脉。
等到第三波天地元气复苏,只怕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改变。
神都之地。
陈宣第一时间返回了府邸,向着林天海的房间看去,心头涌动。
师祖还在闭关之中。
可惜他身上有混沌祖液,就算想给他现在也无法给他。
因为指不定林天海正在关键时刻,一旦贸然打搅,很可能会走火入魔。
“小王八蛋,混沌祖液给我们留两瓶,不能全分完了。”
龙龟挺着个大肚子,艰难开口。
它和赵日天一样,身躯吃的像是两坨巨大的气球,圆鼓鼓的,没有半个月时间,只怕根本恢复不过来。
“知道。”
陈宣轻轻点头,将无相尊者、法相老和尚、血刀尊者等人全部喊了过来。
一群老魔这段时间一直在巡查大地,接连干掉了好几拨妖将,每一个都发了一笔小财,各个乐呵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陈兄弟,你回来了。”
“果然和你所料的一样,有妖族不安分,在黑暗之中企图造成祸乱,不过都被咱们兄弟给发现了,全部乱刀轰杀!”
他们笑道。
“是吗,辛苦各位前辈了。”
陈宣微笑。
“对了,陈兄弟,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法相老和尚忽然语气微凝,道:“在这段黑暗时期,有一群妖族来神都了。”
“嗯?又有妖族来神都了?”
陈宣眼睛一闪。
“是豺族的太子,实力深不可测,不过他们打得是和平共处的旗号,愿意和朝廷共同合作,寻找机缘。”
法相老和尚开口道:“现如今皇帝已经对他进行封侯,应该算是分封的第一个异族侯。”
“还封侯了?”
陈宣露出异色。
“不错,不过这一族不可不防,毕竟是豺族啊!”
“豺狼虎豹,这些都不是什么善茬,据说那豺族太子,暗地里没少搞什么小动作,神都之内接连发生人口失踪案,种种证据都直指豺族。”
一群老魔说道。
陈宣忽然笑了。
敢来神都当官,还搞小动作,真亏他们有想法!
这不是找死吗?
别的妖族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现在好了,居然还有豺族的太子主动敢往这靠的,这要是让其他妖族知道,岂不是大牙都能笑下来。
“算了,你们不要管他,由我去收拾他。”
陈宣脸色平静,忽然微笑道:“各位,我从那处上古洞府返回,带来了几份完整的【苏醒境】法门,各位前辈,都一并看看吧。”
他从袖子中掏出了四份不同【苏醒境】法门出来。
“什么?”
“完整的法门?”
一群老魔全都脸色一变,呼吸急促,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上一次陈宣翻遍皇宫古籍,也才凑出了一份内容只有七八成的法门出来,现在居然一下得到了四份完整的法门!
每个人都忽然激动起来,心中狂喜。
若有完整的法门在手,可以让他们缩短大量时间,同时还能提高的极大的安全性,说不定每个人都能成功突破【苏醒】。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强者的大门,正在对他们敞开。
“陈小兄弟,这份大恩大德,我等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从此之后,老和尚的命就是你得了!”
法相老和尚激动开口。
“对,陈兄弟,从此上刀山,下火海,大家伙都绝无怨言!”
其他的老魔纷纷激动道。
“各位前辈客气了,咱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荣辱与共那是应该的。”
陈宣微笑。
忽然他想了想,又取了两瓶子的混沌祖液,交给众人,让他们在关键的时候,可以服下一滴,或许有预想不到的效果。
接下来,陈宣向着六扇门总部赶了过去。
不多时,他已经成功见到上官炎。
“陈宣,你回来了,那处洞府的情况怎么样?”
上官炎凝重问道。
陈宣将一切事情大致的和他说了一遍,省略了自己获得魔僧机缘和拍卖妖族太子的事情,只说自己得到机缘,已经成功突破了【苏醒境界】。
上官炎得知他突破了【苏醒境】后,顿时大吃了一惊,不敢置信。
“陈宣,你…你真突破了?”
“那是自然。”
陈宣微微一笑,释放出了一丝气息出来。
上官炎感受之后,心头狂喜。
接着他震撼不已,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陈宣。
看来自己之前还是太低估陈宣了。
虽然自己知道他将来一定能进入天榜,想不到居然如此迅速!
这才过去多久?
恍惚间,他又想起了当初在江城府的时候,那时候才刚刚见到陈宣,虽然他已有上百年内力,但还是一个混迹江湖,到处躲藏的毛头小子。
如今转眼几年过去,他竟成就天榜。
“好,从此之后,我人族又多了一位天榜高人!”
上官炎大喜道。
“对了,捕神,我从东海带了一些好东西,捕神请看。”
他微微一笑,从袖子中取出了两本完整的【苏醒境】秘籍。
上官炎眼睛一惊,迅速接过手中,精神力刹那浏览了一遍,吃惊道:“这秘籍…这秘籍是完整的?”
“不错。”
陈宣微笑道。
上官炎心头再次震撼。
陈宣这简直是给他们整个大乾,整个人族立下了不世大功!
整个大乾都找不到一份完整的【苏醒境】传承,如今陈宣居然拿出了两本!
这是什么概念?
足以轰动天下!
“我这还有几滴混沌祖液,捕神一并拿去吧。”
陈宣微笑。
上官炎还是颇对他的胃口的,所以对于上官炎,他也没有什么吝啬。
“混沌祖液?”
上官炎再次震动,不可思议。
他接过玉瓶,打开盖子,目光向着里面看去,震撼道:“古老的典籍记载中,混沌祖液乃是混沌祖根所产之物,在太古年间也极其罕见,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效果,居然是真的?”
陈宣微微点头,接下来他向上官炎询问起这段时间神都的情况。
“我听说一位豺族的太子进入神都,还在神都被封侯了?”
陈宣问道。
上官炎沉重叹息,道:“一切都是迫不得已,我们想要从他的手中得到完整的【苏醒境】法门,这才冒险对他封侯。”
他也知道,这是与豺狼谋皮!
多半会引来大祸!
但是在那段时间根本没得选择。
上官炎苦涩一笑,道:“那豺族太子,嚣张跋扈,虽然嘴上说的是为了和平而来,不过似乎吃准了我们,这段时间在暗中没少杀死我人族的宗师,连江湖界的朋友也有不少遭遇了他的毒手,而且,根据老夫暗中调查,这豺族太子喜欢吞噬新生的婴幼儿,手段残忍,神都之内已经十余名孩童失踪,但可惜老夫都没有当场抓住他的把柄,但现在好了,你从东海弄到了两本完整的【苏醒境】法门,连你自身也突破了【苏醒境】,咱们就不用再看对方的眼色了!”
他眼神中透露出丝丝狠意。
这段时间,这群豺狼当真是大大的挑战了他的神经!
陈宣眼神一眯,寒光闪动。
“对江湖界的人出手,还生吞婴幼儿,这种混账东西怎么能和他合作?早就该乱棍打死!”
“这些都是各个世家与门阀商议后的结果,让我们忍一时之辱。”
上官炎苦笑。
“若忍一时之辱就能解决问题,那太天真了,我去对付他。”
陈宣冷声道。
“你要小心,接下来估计会有不少【苏醒境】高手强行跨界。”
上官低沉道。
“放心,我也不是吃素的,若是他们偷偷摸摸来也就罢了,胆敢光明正大的来,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陈宣冷笑。
他在【苏醒境】有三万八千年内力,四百五十万的体力,足以碾压一切。
说是直接无敌都绝对没错!
只要法身境高手不出,接下来注定都是他们人族的主场,谁来谁死!
陈宣问清楚那位豺族太子的住所后,当即出了大门,向着外面走去。
豺族?
今天就把你活炖了!
再开一次火锅大会!
走出街道,不少江湖客在议论纷纷。
忽然,有人注意到了陈宣,当即不少的江湖客迅速围聚了过来。
“陈少侠来了!”
“陈少侠,你终于出现了,那豺族居然进入神都,作威作福,还在我们这里当了大官,这算什么?我人族的官员怎么能让异族担任?”
“陈少侠,不久前,我们身边的同伴大量消失,很多证据直指豺族,怀疑他们对江湖人士下手!”
“对,还有很多幼童失踪案,也直指豺族,请陈少侠为我们做主!”
很多人大喊。
其中金龟王凯、小绝户张彪、小铁龟陈阔海各个眼神激动,看着陈宣。
“各位放心,这件事我会解决的,还请各位在这里等待即可!”
陈宣开口。
他向着那位豺族太子的府邸走了过去。
一群江湖客各个脸色振奋,纷纷跟了过去。
他们怎么可能留在这里等待?
不能亲眼看到陈少侠出手,实在为人生之憾!
一处巨大的府邸之内。
豺族的太子柴金宝,一脸满意笑容,穿着上等的丝绸衣服,仰躺在几个绝美少女的怀中,浑身上下瘦巴巴的,看起来没有几两肉,眼睛眯起,里面的瞳仁是一种淡黄色,闪烁着丝丝光芒。
他一边吃着葡萄,一边享受着几个少女的按摩,手掌轻轻拍着大腿,笑道:“这人族世界还真是会享受,繁华无尽,美食众多,远非我豺族所能比拟,尤其这些稚嫩的婴儿,更是各个美味,回味无穷,柴源,你今天晚上再去弄几个过来尝尝。”
“太子,如今天地间的第二重枷锁已开,按照记载,那些妖王大人可以出世了,现在要去通知他们吗?”
一位妖将笑道。
“先不用,过了今晚再说,让我再多尝一点美味。”
那柴金宝笑道,“人族想要从我的手里获得完整的【苏醒境】法门,嘿嘿,这岂不是做梦,本太子略施小计,一个小小的空头大饼就足以让他们对我恭恭敬敬,人族,早就没落了,只配沦为血食,还要什么【苏醒境】法门?”
“太子说的是,不过听说人族之中有一位叫做陈宣的,实力凶悍,不可揣度,不久前曾强势杀过雪豹族妖王,玄龟族的妖将也被其炖了十几位,不可不防。”
那位妖将开口道。
“怕什么?如今我为大乾浑天侯,轮官职,比他的大,不信他还敢动我?退一万步说,我豺族的妖王即将出世,人族现在巴结奉承我还来不及呢,敢动我?他怕不是失心疯了,你现在就去通知陈宣,就算我要见见他,看他什么意思?胆敢拒绝,回头就招妖王灭了他!”
柴金宝微笑道。。
“是,太子!”
那妖将躬身笑道。
砰!
忽然低沉的声音传来,大门瞬间粉碎。
大殿之中正在饮酒作乐的柴金宝和其他各路妖将纷纷眉头一皱,脸色阴沉,精神力瞬间扩散了出去。
什么人这么不知死活?
敢震碎他们的大门?
“豺族是吗?”
一道平淡淡的声音忽然传来,一群豺族的妖将纷纷脸色一怔,看向殿门之外,只见殿门之处瞬间多出了一道人影。
好快的速度!
从大门被震碎,到突然出现,这是瞬移?
躺在几位少女怀中的柴金宝,眼神一眯,盯着陈宣,冷冷道:“你是什么人?本侯乃是皇朝浑天侯,位列一品,敢在我这里撒野,你不要命了?”
“人族,好大的胆子,敢出现在我族领域内,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吗?”
“此地乃是我豺族封地,人族和狗,不得踏入,还不速速跪下,让太子饶你性命!”
一些妖将冷声说道。
陈宣直接笑了。
豺族封地,人族与狗不得入内?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这不就是当年晚清时候,外柜租界对于华人说的话吗?
真他么奇了。
“你就是豺族太子?”
陈宣打量着柴金宝,冷淡得道:“还喜欢吃人肉,不知道这豺肉的味道怎么样?”
“放肆!敢找死!”
一位豺族妖将厉喝一声,瞬间扑了过来,五指锋锐,闪电般直抓陈宣。
柴金宝也是脸色瞬间阴沉下去。
敢在他豺族领地找麻烦!
简直失心疯了!
然而!
啪!
陈宣看都一看,一巴掌扇出,像是扇苍蝇一样,当场将那头扑过来的豺族妖将一巴掌打得炸开,化为血雾。
其他妖将全都脸色一变。
“不好,快动用秘宝!”
他们纵声连啸,齐扑陈宣。
砰砰砰!
陈宣看都懒得看,一掌掌拍出,快到极致,一位又一位的妖将接连炸开,他们的秘宝、宝器在陈宣的面前,像是没有任何作用一样。
那豺族太子柴金宝终于坐不住了,脸色一怒,双目之中忽然爆发出一片璀璨的绿光,化为一层可怕涟漪,向着陈宣铺天盖地席卷而去。
精神武功!
嗡!
浩浩荡荡绿光瞬间淹没陈宣。
然而所有的绿光在靠近陈宣的时候都通通消失不见,如同进入到了一个无底的恐怖漩涡中。
陈宣的身躯如同瞬移,刹那出现在了柴金宝的近前,大手如龙,一把捏住了柴金宝的脖子,将他的身躯从那几位美少女的身上生生揪了起来。
“乖,别怕,我不杀你。”
陈宣挤出笑容。
柴金宝眸子瞪大,脸色惊骇,简直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
这人达到了【苏醒境】?
他感觉到陈宣的手指抓下,压制住了他的所有真气、精神、肉身,让他浑身上下简直动都不能动弹一下。
在陈宣的面前,他想是直接变成了一个玩偶,这种感觉一般只有在绝顶妖王的身上才会出现!
旁边的几位美少女各个惊恐无比,连忙迅速爬起,逃出此地。
“怕不怕?”
陈宣捏着这位豺族太子,挤出和善的笑容。
不过这笑容即便表现的再和善,在柴金宝的眼中也像是恶魔的微笑,无比恐怖,让他寒毛耸立。
“你…你达到了【苏醒境】?你想干什么?”
柴金宝颤声道。
“没什么,想尝尝豺狼族的肉,你不介意吧?”
陈宣微笑道。
“你…你要吃了我?”
“你说呢?”
陈宣微笑。
【圣级化功大法】催动,一片可怕的力量瞬间涌入到了柴金宝的体内,让他直接痛苦的大叫起来,一身功力瞬间被化得干干净净。
接着陈宣抬起手指直接戳在他的眉心,废了他的精神大海,轻轻一抖,让他现出本体来。
这是一头长达几十米的巨大豺狼,一声浓密的黑色毛发,眼神惊恐,瘫软在地,浑身上下提不起丝毫力气。
“你不能吃我,我是大乾皇朝的浑天侯,我是你们的侯爷啊,你不能吃我?你要给我讲道理才行啊,你讲道理啊!”
它哀嚎起来。
“侯爷算什么?我乃西厂之主,监察天下,任何企图谋反之人,我都可以先斩后奏,如今我怀疑你谋反,所以对不住了。”
陈宣语气淡淡,拎着柴金宝的尾巴,向着外面走去。
“停下,快停下,我是豺族太子,我族的妖王即将出世,你敢吃我,必有人族给我陪葬,你快停下来!”
它继续嚎叫。
陈宣理都不理,拎着这厮的尾巴,向着外面走去。
一群江湖客各个眼神振奋,聚在府门外,看着这一切,当看到陈宣拎着豺族太子的尾巴走出后,众人皆是欢呼起来。
“剥皮,烧水!”
陈宣随手将这头豺族太子的身躯丢给了众人,淡淡道。
一群人嗷嗷大叫,立刻开始忙碌起来。
一些世家和门阀的掌舵人听到这种消息,吓得腿都软了,赶忙迅速向着陈宣这里奔来。
“陈…陈宣,你怎能如此?我们留他还有大用,想要从他身上得到【苏醒境秘籍】,你怎能直接对他出手,还不放了他?”
杜氏的一位长老惊骇道。
“现在妖王即将全部出世,朝廷的政策是进行安抚,全部封王,引导他们相对敌对,让我人族从中取利,你怎么敢私自下手!”
“快放了他,放了他!”
不少门阀的掌舵人全都惊慌开口。。
陈宣脸色一沉,忽然回头,喝道:“放肆,怎么和本督主说话呢?”
“你…”
被他一瞪,各个家族的掌舵人这才脸色变幻,闭口不言。
他们终于想起,眼前这个根本就是个狠人,敢对他大呼小叫,怕不是找死?
“对妖族封王,让他们彼此敌对?这种蠢货主意,你们也能想的出来,一个个长脑子了没有?妖族要真是这么容易被你们利用,之前还会出现屠城的事情吗?灭掉人族,瓜分天下,这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让你们变成奴才,成为血食,你们一个个的还在心存幻想,到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宣阴沉喝道。
各个门阀之主被他骂的脸色一阵难看,不知道该说什么。
面对这个狠人,讲道理有用吗?
况且他们也知道陈宣说的是真的,只是他们还想抱着一丝丝幻想,万一要实现了呢?
可现在连最后一丝幻想也被陈宣斩灭了,只能一路走到黑了不成?

日常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