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2gy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皇兄萬歲 線上看-242.林將軍真的很強(第二更-求訂閱)相伴-2h9mv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如今我得到消息,风南北就在小宛城。
小宛城距离此处虽有一百余里,
但我有神马,只需半个时辰就能到达。”
“我们愿随林公子一同前往。”
“主人,我和你一起吧。”
“万万不可。”林叶萧道,“你们功力还稍弱,不可和我一起。都在此处等我归来吧。”
五女轻轻叹息,脸上露出自责之色。
林叶萧也不再耽搁,在众女崇拜的目光里,扬手一招,隐约之间甩过一张卡片,只见白光一闪,一匹神骏异常的白马顿时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跨坐上马,如同一阵风般向着南方而去。

林叶萧还是有本事的。
但或多或少也有着夏极的某种默许。
他在小宛城里七绕八绕,终于从往来侍从的对话里得知了帝师所在。
趁着天色犹暗,黎明未至,他来到了一处临时行宫的侧殿门前,
略作犹豫,便是直接推门而入。
林叶萧才一入门,目光忍不住落在了侧边的长椅上。
那长椅上躺着一个少女,可爱的小熊毛毯覆盖在她身上。
烛火燃烧里,显出那少女长发裹肩,如墨色勾勒的远山耷在白色衣衫上,
昏黄光亮中,那张可人的小脸儿灿然生光,娇美绝丽,竟如真正的天上仙女一般。
而这等容色,竟比自己收下的五女还要更胜一筹。
这…
莫不是…
林叶萧猛然正视向侧殿局中而坐的男子。
男子青丝掺雪,气质出尘,对他的到来仿如未见未闻。
林叶萧骤然双眼火热起来,他已经确定这男子就是大周帝师风南北,那么这可爱的少女难道是他的女儿?
于是,他抱拳,大大方方道:“林叶萧见过先生。”
夏极也不抬眼,随意道:“我听过你,北商帝手下大将。”
林叶萧笑道:“不愧是帝师。”
夏极道:“你来做什么?”
林叶萧道:“请先生弃暗投明,莫要明珠蒙尘。”
夏极不急不缓地继续书写着那卷书册,他心思早就动开了。
或者说,当这位穿越者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许多事。
比如…
系统并没有让林叶萧来杀自己。
那么,系统是让他来劝降自己?
系统为他发布任务的原理究竟是什么?
目的是什么?
至于为何他的系统会发布任务?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推测。当苏甜说出这林叶萧在莫名其妙地杀鸡,杀野狼,然后获得力量提升时,他就明白了这一点。
忽然,林叶萧开口轻声道:“天王盖地虎!”
夏极露出疑惑之色。
林叶萧继续道:“奇变偶不变!”
夏极满脸迷惑,“你…为何知道这些?”
林叶萧也有些困惑了,这反应不对啊,按理说面前之人曾经吟过那首“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的诗,那也很可能是穿越者,他不是该对上暗号才是么?
夏极轻叹一声:“亡母很久之前也曾说过这些古怪话,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林叶萧顿时明白了过来,哈哈笑了笑,“没什么意思。”
夏极道:“亡母说这是她老家的方言,但我至今也未曾明白,莫非小友与亡母是来自同一处老家?”
林叶萧哈哈笑了起来,顿时觉得和面前这名震天下的男人关系近了几分。
于是,他忽悠道:“不错,正是如此,我和你母亲应该是从同一处而来。你母亲在梦中嘱咐我,让我要带着你去到正确的路径。”
夏极故作疑惑道:“正确的路径?”
林叶萧道:“为天下苍生,弃暗投明,便是正确的路径,否则你做的越多,就是错的越多,让人实在感到可惜。”
夏极露出笑容。
有趣。
实在有趣。
他装作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沉吟良久道:“林将军如果能击败我,我便同意将军。”
这个答案完全在林叶萧的认可范围内。
于是,他道:“好!一言为定!”
夏极点点头。
而两人的对话惊醒了吕妙妙,她瞪大眼,只见侧殿里来了个陌生人,好奇地看了两眼。
林叶萧眼中闪过极度惊艳的神色,优雅地一笑道:“林叶萧见过姑娘,不知姑娘芳名。”
吕妙妙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裹着小熊被子,搭着拖鞋去寻找水了。
林叶萧的目光一直随着她而去,心底只觉此女实在是可爱无比,只可惜没有能够被自己收入闺中,没有能够得到自己的疼爱,实在是可怜,只恨自己来晚了。
夏极道:“林将军,走吧,我们到城外去吧。”
林叶萧这才收回目光,虎目里燃烧着战意,他以一种冷酷的语气淡淡道:“好。”
说完这个字,他还瞥了一眼吕妙妙的小熊背影,发现那少女没回头,心底竟生出了点遗憾与失落。


黎明已至。
深秋的阳光落晒在起伏的山峦。
一处空地正被照耀的明亮而宽敞。
夏极感受到远处有一种奇异的窥探,他想到苏甜说的话,自然知道这等大战是不会缺了“观众”的。
那“观众”会进行评估,一旦林叶萧的明面实力踏过了红线,老祖们就会出手将他斩杀。
夏极很想看看面对老祖的斩杀,这等有着系统的穿越者会做出怎么样的反抗,在这过程里,他能更清楚的观察系统,也能更深刻地明白老祖的实力上限。
所以,他决定在这一战里,让林叶萧的实力彻底踏过老祖们可以忍受的红线。
至于这一位的性格,在他进入行宫第一眼看向吕妙妙时,夏极已经明白了大概。
紧接着,在他用忽悠的语气对自己说话时,夏极又已经明白的差不多了。
这…
正是一个上好的炮灰,
或者说是一粒投石问路的“小石头”。
而下面,他又要确认一件事。
那就是,这个穿越者究竟是不是一个合格的韭菜。
如果是,他倒是不介意顺手割一把韭菜。
夏极在阳光里,伸手比了个“请”的姿势。
林叶萧道:“风先生,那我便出手了。”
夏极点点头。
然后,只见林叶萧手中白光一闪,便是直接浮现出了一把雷光灼灼的长剑。
夏极看清了,这把长剑是从一张卡牌里出来的。
以卡牌为载体,而不是从虚空之中抓出,这说明这把剑的来源,并不是储物戒指,也不是粘附于这主世界的小世界,而是未知的渠道。
夏极随手从储物空间取出了一把名刀,在手中斜着。
而林叶萧已经出手了,山间晨风激荡之中,他身形化作一道电光,手中那雷霆剑更是如裂空间,在半空呈现出一些交叉的电网。
仿佛从空而落的闪电变成了平行而射。
夏极一念,右手已经呈现出相当多的法相,至多反倒是至纯,
他随手一刀迎了上去。
嘭!!
对面的雷光直接被他击散,林叶萧整个人也倒飞而出,远远落在地上,以剑撑住身子。
夏极激道:“林将军,就这么一点本事吗?”
林叶萧冷笑一声:“听闻帝师至今还未突破十一境,便让你看看我的法身如何。”
话音刚落,他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
夏极往后退开两步,如此大的动静,他根本不需要害怕那“观众”看不到…
他视线里,林叶萧整个人都开始发光发亮,而诸多的雷弧正在他毛孔里跳跃,隐约还能见到鲜血随着这些雷弧翻滚而出,端的是声势浩大。
林叶萧忽地仰天再次发出一声咆哮。
咆哮声能让数十里的人听到。
而随着他的咆哮,他周身的雷光化作一道光束冲天而起。
天空忽然风起云涌,
原本的晴朗天气一扫而空。
隐约只见一条电龙翱翔在密布彤云里。
远处村镇,城市里,百姓们,士兵们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震惊地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不可能,这秋天怎么会忽然电闪雷鸣?”
“天地异像,雷龙惊天,这…这是谁引发了此等异像?”
“好强的力量,这还是人吗?”
惊叹声阵阵而起。
夏极看到那诸多雷电化作铠甲覆盖,然后又吸收入了林叶萧的躯体,而使得他整个人发出一种明亮的光泽。
同时,他的躯体并没有变大。
在这个过程里,夏极发现了两点。
第一,雷电的来源好似并不是这一方天地,而是林叶萧本身,之所以会产生这种异像,那就如同把一袋儿浓缩果汁粉倒入了清水,而使得清水成了果汁。
林叶萧体内的雷电在天空里绕了这么一圈,释放开来了,然后再回到了他体内。
这与之前黑刀雷火中的劫云雷电完全不同。
简而言之,这不是引来了天地异象,而是自身产生了天地异象,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夏极看着这林叶萧,若雷电的力量是系统直接赐予,而不是让他从这方世界获得的,那韭菜之名,也没什么意义了。
更何况…这雷电,他还真没看上眼。
第二,他如今的法身似乎和小苏有点相像,这里面是否存在什么联系呢?譬如…小苏其实也曾有过穿越者的身份?
正想着的时候,对面林叶萧已经动了。
他如同一道雷光,转瞬就冲到了夏极面前。
一拳向着夏极小腹轰来。
夏极左手随意一拍,如春风拂柳般拍着这一拳往下而去。
林叶萧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拳头刚被拍下,又瞬间展开了攻势,一刹之间,只见空气里拳影重重,如同江海浪潮扑打而来。
夏极随手收起名刀,双手化掌,在半空有条不紊地接着这些拳头。
而在连续不断的交锋之中,他左手呈现出一抹阴沉的纯黑,右手这是灼热的纯白,
黑白交替,宛如一道太极图在半空缓缓转动。
一切的攻击落在这阴阳磨盘之上,竟是无声无息,仿是被完全吸收了。
这倒不是太上的太极。
而是他自己在将万法化象的过程之中琢磨出来的方法。
说是自创也不为过。
以万法为谷粮,左手为阴右手为阳,阴阳磨万法,而生一象。
这是方法,而不是功法。
但偏偏他每时每刻都在用这这方法,以至于可以如同功法一样随意施展开来。
阴阳磨转,包容万法,
磨转之间,已然轻松化开了那些攻击。
林叶萧爆喝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双翅张开竟生出一张白炽炽的雷霆羽翼。
他神色冰冷,淡淡道:“不愧是帝师,竟然能与我对敌这么久,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夏极道:“请。”
林叶萧大喝一声,双手怀抱,诸多雷电在他的环抱之中,变成了一颗极大的雷球。
雷球越来越大,在达到某个极限后。
林叶萧双臂猛地往下推动。
轰!!
雷球瞬间往下而落。
穿破空气,光明照耀了数十里大地。
夏极左手右手微微一旋。
阴阳磨生,而那声势浩大的雷球在这磨转之中竟然消失全无。
而在这过程之中,夏极不仅化开了这力量,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对这力量的分析,待到回去后再加思索,说不定就能琢磨出原理,甚至有条件的话,他还能还原这股力量。
而这股力量,果然远远胜过普通的十一境强者。
确实没有玷污了穿越者之名。
但夏极心底又有点儿古怪,因为他看着这样强大的攻击,心底竟是波澜不惊,因为他好像觉得这力量完全不够看…
自己连万法一象都不需要使用,就可以把面前之人轻松斩杀。
何况,如今他已成十象。
何况,他还是黑皇帝。
这雷光灼灼,这天地异象,在他眼里,竟有一种花里胡哨的感觉。
然而,他还是没忘记叹了一句:“好强。”
但还不够。
这力量不足以让老祖出手。
于是,他淡淡道:“林将军,可还有其他绝学?”
啪。
林叶萧从空而降,他周身的雷光如同“电池即将耗尽”而缓缓黯淡。
一股强烈的耻辱感从心底生出。
他忽然想起那披着小熊被子的可爱少女。
虎躯猛然一震。
不要怪我,我本不想杀你父亲,但他实在太强,我不得不拿出这张终极底牌了。
大不了今后我再好好疼你,来弥补你的丧父之痛。
林叶萧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右手猛然挥出。
好似抓出了某种奇异的卡片。
他大吼道:“致死一击!”
夏极静静地看着。
时间在这一刹那都已经变得缓慢了下来。
只见那卡片上幻化出恐怖的力量,这些力量又成了一只大手。
手掌破空,逐渐变大,掌心的细纹也清晰起来,那是一条条流淌的河,而掌心细微的起凸,则仿如一座座山。
但无论山河,距离真实都还差了些,也许对别人来说,根本无法看出这差距,也会忍不住心底惊骇无比。
但对夏极而言,这不过就是一只手而已。
须臾之间…
他双手张开。
万重法相如孔雀开屏。
在刹那之后,他屈指一弹。
万法若是寻到了发泄的源头,随着他这一指向前刺出。
刺破空气,
刺破护罡,
刺入山河。
一指定山河。
掌不得再寸进,指头则在往前突着。
指掌彼此碾压,终究炸开了无穷无尽的滚滚烟尘。
林叶萧被这气浪拍击地往后飞出,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
夏极原地未动,他已经完成了评估,这穿越者的底牌应该是一次性的,这种一次性底牌相当于自己在不动用黑皇帝力量下的十分之一。
足以让老祖们出手了。
他完成了思索,从烟尘里踏出,友好地把手递向林叶萧,微笑道:“林将军真的很强,这是一场不错的战斗,但还需再努力。”
林叶萧神色铁青,也不接过那手,强忍着五脏六腑的翻滚剧痛,转身向着远处飞快掠去,片刻就没了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