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5be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254章 調查分享-rp7r3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
这边,芈虎还在地上撒泼打滚,嘴里一直重复着相同的话语,如痴如癫,浑身粘满了泥土,更散发着阵阵恶臭,令人忍不住蹙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面目凝重。
严肃?
不。
无论是刚才发生的事,还是现在芈虎的狂笑,尤其它们还是发生在楚京皇城的脚下,赫然给人一种无尽的凄凉和……好笑。
有人脸上已经泛起了苦笑。
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事啊!
太子芈虎弑父,这本来就是南楚的一大笑柄了,必将会写入史书中,遭后人叱骂,被其他各大王朝笑弄,就在楚京皇城之下,数十万大军的包围之中,五皇子芈安还被人宰了,这不是雪上加霜?南楚的颜面何在?皇室的威严何存?!
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对南楚的未来造成极大影响。连自家皇子都保不住,有志之士谁敢前来施展抱负?
前景灰暗!
想到这里,楚贤王的脸色竟更加难看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轻松愉快,瞪着一双死鱼眼,恨恨望向前方的叶向佛。
“镇楚王!你需要给老夫个解释!”
楚贤王一句话打破平静,更是让周围众人不由心头一颤,惊讶骇然,目光从芈虎身上直接投向叶向佛。
怎么个意思?
楚贤王认为五皇子的死不是芈虎的后手,是叶向佛下?
这边,叶向佛还没任何反应,邹辉先急了。他从小就是叶向佛栽培长大的,后来又是叶向佛的管家,两人之间的感情无需赘述,这一点单从邹辉对叶向佛的忠诚就能看得出来,即使楚贤王是芈家皇族的代表,他又岂能任由后者如此污蔑叶向佛?!
“楚贤王,请自重!”
“吾主身先士卒,最是危险,楚贤王又因何竟出此言?!”
邹辉的斥问还是很克制的,没有当场骂街。这时众人也看到了,叶向佛脸上竟有鲜血浸出,一开始他们以为那是五皇子的血,直到后者举起袖子轻轻擦拭,众人才发现,一道深深的血槽从他的眉角划过,显然是被刚才马车崩裂的木屑所伤,伤口赫然达到了两寸长,深可见骨!
叶向佛受伤了!
他竟然忍住连一声冷哼都没有!
众人脸色微变,蹙起眉头。邹辉说得没错,叶向佛距离马车最近,危险最大!如果这件事真是他做的,又岂会把自己置于如此凶险的地步?!
这时,楚贤王感受到周围诸多目光的疑问,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立刻改口道。
“老夫当然不是故意为难镇楚王。只是安儿惨死军中,身为三军统帅,镇楚王焉能置身事外,没有任何责任。无论怎么说,这刺客总是从镇楚王你的大军里冒出来的吧?”
楚贤王此言一出,全场众人不由微微蹙眉。他们焉能听不出来,楚贤王嘴上虽然说着不是故意为难,但字里行间不还满满都是质疑的意思?
幕后主使不是已经疯了么,楚贤王还要干什么?
借机压制叶向佛?
终于,在楚贤王接连问责之下,叶向佛动了,轻轻抚去被鲜血打湿的发梢,平静无波地望向楚贤王,拱手行礼,道:“贤王说的没错,五皇子死于我军之中,叶某责任重大,不可推卸。不过也请贤王考虑,叶某麾下数十万大军,叶某又怎可能一一查看?更何况对方乃是宗师。”
“贤王前辈若是气不过,尽管盘问叶某即可,叶某绝无二话,必然全力配合。叶某只问贤王前辈一句话,您想怎么办?”
怎么办?
楚贤王精神一凛,望着叶向佛平静无波的双眸,却突然感到一种如临深渊的恐惧,发自灵魂深处!
他当然是想制裁叶向佛,在他人看来,他只是在向叶向佛泄愤,但实际上……他是真的怀疑!
那岳姓宗师真的是芈虎派出的么?
不见得!
其他人或许没有看到芈虎脸上的那一抹迷茫,但是他看到了!并且看的很清楚!姓岳的,还真不一定是芈虎的人。
不是芈虎的,那必然就是叶向佛的!
五皇子一死,对谁最有利?
还是叶向佛!
看似他今天注定要背上一部分锅了,但是芈安一死,南楚皇室皇子近乎全灭,疯的疯,死的死,剩下的除了几个孩童,只剩下襁褓里的了……在这种局势下,谁能独支南楚。
叶向佛!
他掌握三军兵权,就是有有新皇继位怕是也奈何不了他的地位了,更何况此时皇位无人,没人能制裁他!
叶向佛是想另立王储,垂帘听政?
当然,这只是楚贤王的一个猜想,可仅仅猜想,就让他感觉到巨大压力了。
如果它变成真的呢?
南楚皇室,还真的姓芈么?
“不!”
“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楚贤王没有证据证明叶向佛就是芈安身死的幕后指使者,要是有证据他早就拿出来,也不会落得如此被动了。但即使如此,他也绝对不能让叶向佛如此从容脱身!
“拿三军威胁我?”
楚贤王活了这么久,连眉毛都是空的,岂能听不出来叶向佛话里话外的警告?但是为了芈家皇室,南楚的皇位,他还是一咬牙,铁着头道:“查!”
“严查!”
“我相信他绝对不是一个人,否则不可能藏的这么深!”
楚贤王冰冷的视线从周围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拱手道:“还请各位宗师配合一下我等,尤其是刚才出手的几位,请随我等走一趟。”
严查宗师?
楚贤王这是要捅破天啊!
宗师,乃一军根本,国之根基所在,能修炼到他们这一境界,可以说每一个的背后都有势力的支持,各大诸侯国和各大豪门尽在此列,楚贤王竟然要彻查他们?!
人人脸色骤变,尤其是邹辉等人,脸都涨红了,气恼不已,心生愤恨。
尤其是刚才出手的?!
如果不是我们出手,你个老匹夫恐怕早就死了,还能喘着大气在这里给我们喝五吆六的?!
其中性子烈的马上就要骂街了。宗师的尊严不算尊严咯?
可就在这时。
“好。”
叶向佛开口打破平静,诸宗师惊讶望去,只见叶向佛神色平静道:“既然贤王怀疑,那么理应如此。我等都是南楚枭将,为皇室效忠,自然要配合。但叶某还是要提醒贤王前辈一声,这些都是我南楚忠义之士,贤王前辈可不要寒了他们的心啊。”
楚贤王闻言眼瞳一震,再次从叶向佛话里感受到了威胁与压迫。但后者的话确实没错,宗师,对于一方王朝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此时聚集此处的官方宗师足足三十余人,只怕除了南剑宗之外所有的官方宗师都在这里了,一个不慎,只怕后患无穷!想到这里,就连楚贤王自己都有点后悔刚才的决定了。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加上叶向佛给他带来的压力……
“多谢镇楚王提醒。”
“各位,请吧!”
楚贤王最终还是坚持了刚才的决定,侧身让开,各大宗师固然不情愿,但既然叶向佛都这么说了,眼看邹辉第一个走了过去,其他人也迈动了脚步,只是当他们从楚贤王身旁走过,那如同欲要杀人的眼神足以证明他们心里到底多么不爽。
江小婵和福公公也被带走了,叶向佛专门架起了一座大帐,更派人端茶倒水,让人从楚京送来各种酒水瓜果,各宗师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还是叶元帅会做人。”
“呵呵,大家都是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楚贤王坐在隔间里,对各大宗师一一盘问,隔壁各宗师的腹诽自然难逃他的耳朵,更何况,他不想听都没办法,各大宗师明显是说给他听的。楚贤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他知道,起码从这件事上,他已经差了叶向佛一筹。但事已至此,却又不得不做。
“你认识那姓岳的么?”
随着盘问,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幕降临,南楚皇城上早已点燃了火把,灯火通明,南楚的文武百官都没走,遥遥望着这边,脸色复杂,等待这件事的落幕。
诸葛剑等人也没走,因为他们麾下的宗师还在营帐里呢,怀疑没解除,他们也不安心,就怕镇楚王会让他们的人背锅。而就在人人面色凝重的人群里,李云逸的神色却相当轻松,坐在一旁,余光不时从旁边同样等待的叶向佛身上扫过,隐见精芒闪烁。
没人说话,并无交流。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随意说话,楚贤王在场,哪怕这件事不是他们做的,也怕被揪着小辫子。终于,时间过去了三个时辰,已至午夜,楚贤王还是没有收手的意思,调查还在继续,但大帐外的议论声终于响起了。
“这要拖到什么时候?”
叶向佛麾下有将军表达了不满,也不知道是不是叶向佛的授意,但显然,这有了效果。大帐外很快响起议论纷纷,叽叽喳喳,自然也传到了大帐里楚贤王的耳中,后者眉头紧蹙的同时,似乎终于意识到局势的不利,短短一刻钟后,有人走出了大帐,福公公江小婵赫然在列。
“辛苦诸位了。”
“今日多有得罪,还望各位宗师担待则个,毕竟此事事关我南楚皇室安定,芈某人也没有办法。”
“诸位都是清白的,可以离开了。日后老夫定会亲自派人向诸位宗师致歉。”
楚贤王竟也出来了,拱手行礼,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低姿态。诸葛剑等人见状纷纷迎客上来,因为这些宗师赫然有他们的人。
这些人嫌疑解脱了?
只有六个?
剩下的呢?
正在这时,楚贤王不等众宗师回应,转身道:“还望各位稍安勿躁,只要没有嫌疑,老夫绝对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请诸位配合我皇室工作。”
其他人,还得继续查?!
诸葛剑等人闻言不喜,但既然楚贤王都这么说了,后者也的确放出了一批人,想了想,他们最终还是忍住了。
“楚贤王客气了。为皇室解忧,这本就是我们的本质,何需言谢?”
“贤王前辈尽管查,我等等着就是了。”
叶向佛施施然入场,一锤定音,诸葛剑等人更只能断却抗议的心思了,一拱手,领着自家宗师离去。福公公和江小婵是熊俊领回的,至于李云逸……
“咦?”
“李云逸呢?”
正在这时,诸葛剑等人终于发现李云逸突然不见了。
难道他不担心福公公江小婵的安危?
直到。
“贤王出来的时候,易风军师就回了。”
有人说出自己的发现,让诸葛剑等人暗暗咋舌李云逸心大的同时,也忍不住羡慕起来。李云逸身边只有两大宗师,而现在福公公江小婵出来了,景国嫌疑尽除,在他们看来,李云逸今天晚上还能睡个囫囵觉。
“只可怜我们啊……”
诸葛剑云菲公主等人暗暗摇头,一脸无奈,李云逸提前离开之时似乎也算不了什么了,返回原位继续等待麾下其他宗师安全。只是正在这时他们不知道的是,李云逸提前离去又岂是为了睡觉?就在楚贤王和各位宗师走出大帐之时,无人注意到,高空之上啼鸣骤起,清脆不同往日,李云逸眉头一扬,笑了。
这边。
被诸葛剑等人误会已经睡去的李云逸刚刚走到自家虎牙军的营帐,当推开营帐大门,立刻听到一声充满幸灾乐祸的怪笑传来。
“啧啧,有意思。”
“听说芈安死了,芈虎疯了?咱们这位太子殿下,还真是有本事啊!”
熊俊随着李云逸步入营帐,一路上正好奇后者为何突然离去,突然又听到营帐里怪笑传来,真的差点没出手。直到,他定睛看到一人半躺在李云逸专属的躺椅上,勾着二郎腿,一手还抓着一把瓜子,活脱脱吃瓜群众的样,熊俊眼瞳一亮。
在景国……不,是整个南楚,敢不经过李云逸同意直接坐上这个位子的,熊俊只能想到一个。当然,叶向佛他们是有资格,但绝对不会表现的如此吊儿郎当。
果然,当熊俊定睛望向后者的脸,熟悉的桃花眼映入眼帘,让他忍不住惊呼出声。
“邬羁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