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oug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白首妖師 起點-第一百六十五章 如火如血(三更)看書-svmih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这……”
听了女神王的话,方寸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是觉得,这天行道当真是一个不怎么有职业道德的刺客组织,居然杀雇主……
二是觉得,怎么听起来天行道好像真把兄长当成了自己人一般?
此事太过重要,他也没敢乱开口,而是沉吟了半片,脑海里瞬间梳理清了许多问题,才慢慢抬头看向了女神王,认真道:“神王说的这个猜测,可有其他的事情佐证么?”
“若有佐证,便不是猜测,而是事实了!”
女神王轻轻叹了一声,道:“对于这个说法,其实很多人不信,因你师兄履历清楚可查,一步一步走的光明正大,哪有为天行道效力的时间?不过,确实有两件事不好解释得清楚,一件事,便是确实有人因为雇佣天行道的刺客行刺你兄长,结果却被天行道灭了满门……”
方寸神色微凝,抬头道:“另一件呢?”
女神王神色凝重了些,过了一会才道:“你兄长似乎懂得天行道的剑道!”
“天行道的剑道?”
方寸微怔,这句话着实让他有些意外。
“不错,一种很厉害的剑道……”
女神王轻轻点头。
说着话时,她纤纤手指并起,轻轻向着方寸眉间指来。
动作很慢,但在这一霎,却像是生出了无穷的变化与意境。
方寸迎着这手指,竟有了一种心神被夺,生不出躲避一般的感觉。
就好似,这一指,本来就该指向自己的眉心。
指尖轻轻在方寸的额心点了一下,女神王收回了手指,笑着道:“能看懂么?”
方寸愕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默默的在心间回忆。
但很快的,便又放弃。
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回忆,能够想起来的,也只有那简单的一指。
其中的玄妙与变化,竟似皆未在心间留下痕迹。
“这便是你兄长使的剑了!”
女神王轻声开口道:“不过,我便是摧动一身神念,也只仿得些许形迹,难得其真意,若真想问,这世间怕是也只有自称剑道第一,而且曾经与你兄长交过手的飞升道女剑尊能够回答了,她对你兄长的评论是,剑非人间之剑,虽然他使得堂堂正正,但本质却是妖邪至极,与她见过的天行道刺客使得剑似乎同出一源,但在某种程度上,却又超过了那些刺客!”
方寸意识到这个问题很重要,沉声问道:“那位女剑尊,也与天行道刺客交过手?”
“她那不是交手!”
女神王淡淡道:“她是为了练剑,追着天行道的刺客砍过一阵子!”
方寸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那个女人虽然很不讨人喜欢,但在剑道之上,却向来认真,她看出了你兄长的剑与天行道本质有些相通,你兄长也没有否认过,当然了,还有更惹人起疑心的一点,那便是你兄长的剑道,足以与飞升道女尊争短长,但是偏偏,他在剑道一途,是没有传承的……”
“剑道造诣既深,又不曾有过传承,且与天行道本源相通,那不是从他们那里学的……”
“又如何解释?”
“……”
“……”
听着女神王的话,方寸也一下子有些糊涂了。
这些事,就连他也想不通。
这一方世界,又不是前世那种信息爆炸,各种文化技巧满网都是的时代,在这里,任何一种剑道也好,神通也好,诸般传承,皆被人视作珍宝,任何人一身的本事,都可以追根溯源,寻到来历,自己的兄长天资再高,那一身的剑道也不可能是从天下掉了下来的……
……只是,饶是如此,让他相信自家的兄长,竟会与天行道有关系,也非常困难。
还是那句话,他相信兄长不是会为了银两替人杀人的性子。
当然,这个问题女神王及大夏这么多高人都想不明白,自己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想得明白。
或许,自己有时间了,倒是可以回柳湖一趟,问问那个老板……
……
……
“我兄长的剑道如此之高,其他的本领自然也不差……”
方寸沉默了很久,才忽然抬头,认真的看着女神王,道:“他是怎么死的?”
女神王转头向方寸看了过来。
迎着她的目光,方寸没有避让,只有认真。
女神王的面上,露出了些复杂的神色,过了半晌,才道:“你听说的是什么?”
方寸道:“我听说他为了再伏一道龙脉,深入荒原,遭遇无穷魔物,死在了第四碑界!”
女神王缓缓摇头,道:“都是胡扯!”
方寸神色变得认真,低声道:“我想知道!”
女神王在这时候也向他看了过来,身上似乎有着无意识的威压绽放,使得方寸能够感觉到潮水一般的压力涌到了自己身上,这让他神魂深处便感觉到了敬畏,下意识便想要移开目光,但他还是微咬了牙,认真的抬头,认真的看着女神王的双眼,认真等待着她的回答……
“其实我这次过来,本来就是想看看你,并问你一个问题!”
“请讲!”
女神王认真的看着方寸,缓缓开口道:“两条路,一条便是,你跟我回南凰,家人也一并接过去,我会保你方氏一世无忧,也可以传授你神通法门,但有一个条件,那便是从此开始,你就再也不要想着探查你兄长的死因,你甚至可以把他忘了,当没有这位兄长!”
方寸微微皱眉,道:“为什么?”
女神王淡淡道:“因为你跟了我去,最终无论如何用功,也最多只会成为第二个我,而只是第二个我的话,你便没有任何资格去探究这件事,知道了,对你反而是件坏事……”
方寸闻言,缓缓吐了口气,道:“第二条路是什么?”
女神王轻声道:“第二条路,自然便是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方寸道:“我选第二条!”
女神王神色微怔,道:“你不要把我的话当成儿戏!”
方寸忽然笑了,起身,向着女神王深揖一礼,道:“我是他惟一的弟弟!”
女神王看着方寸的脸,似乎有些发愣。
过了一会,她才忽然一笑,似乎有些自嘲,轻轻摇头,道:“果然不愧是方家人……”
提起酒坛子,缓缓灌了一口,然后坐直了身子,眉眼微拧,便似重又变回了初现身时那位高高在上的女神王,神色有些懒散的看向了方寸,轻声笑道:“你兄长的一些事,不是谁都有资格知道的,这与身份无关,只是因为有些东西太重,进入了心里,会压死人的……”
“所以,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先去做一件事吧,做成了再来问我!”
方寸皱眉:“为何?”
女神王疏懒一笑,道:“因为我需要确定,你有多少本事,会不会一知道就害死了自己!”
说着目光看着方寸,道:“你越证明了自己的本事,我便会告诉你的更多一些,当然了,你也不要想着来与我谈条件,因为某种程度上说,我这时候什么都不告诉你,对你才是好的!”
方寸听后良久,才轻轻点头,笑道:“神王想要我做什么事?”
女神王看着他,道:“乌鸦山那边有条狗,你去把它宰了!”
“乌鸦山?是那条犬魔?”
方寸心间一动,望向了女神王,道:“为何是它?”
女神王看着方寸的眼睛,低声说道:“因为那代表了别人对你方家的侮辱!”
……
……
知道了这件事后,方寸便顿时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兄长下葬时,朝歌其实有过吊唁的人过来,也知道,当时过来代表仙殿吊唁的,肯定不会只是一位内侍,小青柳的本领,还无法打探到这些人的消息,但他能够猜到一些,他想过或许对方只是对方家有些不满,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女神王这时候也在看着方寸。
她轻声道:“那条狗如今挺凶的,你若觉得勉强,可以不做!”
方寸脸色变得如常,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不必说的这般认真!”
“这番气度,倒还不错!”
女神王看了方寸一眼,轻轻一叹,将酒坛子放在了一边:“我也该走了!”
“我送你!”
方寸也忙起身,笑着问道:“不知神王要去哪里?”
“你有事情做,我也有事情做!”
女神王笑了笑,道:“有人害死了我手底下的将主,我当然要去问他一问!”
“将主?”
方寸听着这话,心神微转,便一瞬间想到了许多:“她手底下的将主,应该便是秦老板杀的那个,她总不会去问秦老板吧?不会,那条人命,是算在我头上的,而且她一来,便已告诉我,那位将主,不是她派过来的,那么,应该是有人利用了她手底下的将主?”
“所以她现在去找的人,实际上也就是当初真正想对我方家不利的人?”
“……”
“……”
女神王看着方寸的表情,便知道他已明白了自己的暗示,面上倒是露出了些笑意,轻声道:“看样子你比你兄长那个听不出别人话的呆子要强很多,兴许能够活的比他久些!”
方寸笑道:“神王去了,打算怎么问?”
女神王面上露出了些笑容,道:“若依着我之前的习惯,别人害死了我的一个人,那我怎么着也得杀他十个人才行,你兄长活着的时候,劝过我几次,要我不要杀这么多人……”
方寸微怔:“神王听了?”
女神王看着他,淡淡一笑,道:“从那之后,我便起码要杀二十个!”
方寸:“……”
“但你兄长现在毕竟死了!”
女神王笑了起来,道:“他活着时与他作对,既然他死了,倒要给他一分薄面,便或许不需要杀那么多,九个就够了!”
方寸听着,无奈的叹了口气,兄长的面子……好大!
“老二,好好活着吧!”
女神王不再多言轻哼一声,红袍飘荡,飞在了半空。
方寸便也向着空中揖礼:“神王也一定要小心!”
女神王低头看了方寸一眼,没有说话,一片火光闪动之间,身形已然消失于空中。
方寸站在了甲板上,望着舷外的夜空与云气,良久,低声一叹。
而在此时,那位披着凰纹红袍的女神王已出现在了百里之外,头顶只有一轮硕大的明月,她便在明月之下,缓缓踏空而行,走着,走着,眼眶便已湿了,有泪水从脸颊滑落了下来。
这泪水滑落到了地上,便化作了一颗又一颗红色的水滴状珠子。
如火!
如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