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lrw精华玄幻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txt-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差之毫釐推薦-x7fhc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北海中心,修罗域战场之内,狂裂无比的气机迅猛沸腾,而原本极为坚固的北方天穹,在强绝无比的神通对轰之下,就如同脆弱无比的玻璃一般,一次又一次破碎开裂。
这是一场太玄之地近年来都鲜有的狂暴大战,足以载入整个太玄之地史册!
众所周知,血腥无比的惊世鏖战,同时伴随着的是无数生灵的鲜血和死亡,一场战役的荣耀,无疑是用血液和人头堆砌而成。
但对于此时在北海修罗域内,心思剧烈翻涌的其余太玄之地宗门修士来说,能够在这场血战之中保护他们的,不是一艘艘战船之外向外泛着金光的防御壁垒,而是天穹之上,被大夏三位天辉军禁忌者伏杀的南天王西流。
以大夏前线将士达到顶峰的气势,以及缜密无比的推演和布局,可以说一旦南天王西流落败,那么对其余宗门修士而言,面临的下场只有一个。
“死!”
战局变化万千,此前在南天王西流神通洪流之下,一直以防守为主的大夏将士,只用了不到十息,便完全展露出自身狂暴至极的杀机,反守为攻,设下杀局。
李义、江越和彭木三人,同时从上左右三个不同的方向,用石破天惊的禁忌神通,将南天王西流牢牢锁定于虚空之上。
血祭大阵隔绝大道感应,狂风暴雨般的强攻剑光,让五火七翎扇无法施展任何大日神通,同时由血魔李义轰出的利爪,则完全封住圣庭南天王向前的所有路线。
既然无法向前,那么便后退,因此搏杀经验极为丰富的南天王西流,身形再动,几欲向后抽身而出,而就在此时,猩红色的战神之矛瞬间撕碎虚空,直接逼近圣庭南天王的右肩。
彭木向前狂暴刺出的战神之矛,自带着锐利强绝的穿刺法则,这一点南天王西流在之前深有体会,因为其肩膀,不久之前刚刚被直接捅穿。
因此三式狂暴远古禁忌神通加身之下,南天王西流必须在刹那间做出抉择!
“好霸道的法则,本王现在对你们仙岛人族,是越来越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孕育出这么霸道绝伦的法则,但是有一点你们错了,因为没有踏上那座桥,永远无法跨越这道鸿沟!”
话音落下,南天王西流双眸之中的金色瞳孔,核心本源之火开始以前所未有的程度燃烧而起,甚至在李义等三人的眼中,这两丛本源之火之内,骤然浮现出一个属于九天神日的世界虚影。
下一息,九天神日所栖息的极东世界虚影向外扩散,就如同一道光影波纹般,完全覆盖住南天王西流那并不魁梧的身躯,好似直接披上了一件极东世界之衣。
“东极扶桑,旭日飞升!”
刹那之后,南天王西流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株硕大无比的扶桑神木,同时神木之上,一轮煌煌大日缓缓升起。
随后犹如枷锁一般,紧紧缠绕住圣庭南天王身躯的血祭阵法符文,在大日之威下寸寸碎裂,而尽管双手被天辉军禁忌者桎梏,但南天王西流还有双脚,刹那之后,前者右脚抬起,凌空向下狠狠一踏。
“轰!”
一声犹如火山爆发般的巨响轰然传出,紧接着无穷金光自南天王西流的周身冲向天穹,同一时间,一声洪亮无比的啼鸣声自南天王西流散发着无穷金焰的身躯之内传出。
“金乌啼鸣,这是大日金乌正在鸣叫!”
神机阁战船之上,因为狂烈的气势使得须发皆向后飞舞的神机阁阁老,张嘴开口,随后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伸手开始快速狂翻面前的神机大典,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神秘无比的圣庭南天王,会在这场血战之中,显露出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几息之后,轰然施展国度之力镇压住面前整个虚空的南天王西***致的面容之上骤然间开始弥漫起金光浩瀚的大日流浆,接着其漫天飞舞金色秀发先是向外散开,随后犹如无数长枪一般,向着前方的血魔李义迅猛刺下。
“彭木!”
无数金丝笼罩之下的李义,根本不闪不避,只是发出一声怒吼,便继续向前斩出散发着猩红血芒的血魔大剑,下一刹那,李义身前,彭木手持战盾的身影直接出现,而在护身甲盾神通法则作用之下,南天王西流刺向李义的金色秀发通通被吸向战盾。
“滚开!”
滚滚厉喝声炸响耳畔,随后南天王西流同样布满大日流浆的秀发之中,直接伸出一只大日金乌的利爪,这只金乌利爪虽然并不大,但蕴含的威势却几乎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直接一爪轰在彭木面前的战盾之上。
修罗域的天穹之上,再一次响起一声几欲震破人耳膜的巨响,随后手持战盾的彭木发出一声闷哼之后,整个人被向后直接轰飞整整数百米。
“斩!”
同一时间,李义的大剑以及剑上由无穷鲜血凝聚而出的血魔之爪,直接砍在南天王西流的左臂之上,而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修士眸子之中,直接闪过无以复加的惊骇之色。
这一场近身肉搏进行到此处,每一厘一毫的距离,便足以决定胜负的走向,而南天王西流不愧为整个太玄之地皆名列前茅的顶级大修,大日法则之浓郁,甚至超过了天辉军禁忌者的预计。
因此在彭木被轰飞,天地人三才大阵出现破绽的第一时间,西流的身躯便已经硬生生向右挪移了一寸。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下一刹那,李义手中灌注了全部猩红双子鲜血法则的大剑,直接沿着南天王西流身穿在外的王袍劈砍而下。
随后来自猩红双子的血魔之爪,将圣庭南天王左臂外的王袍直接撕扯而下,露出了整一截金光四溢的胳臂。
南天王西流的胳臂之上,无数玄奥的金色符文,直接勾勒出了一幅图腾,但是却在刹那之后被无数流浆覆盖。
南天王西流的面容冷峻无比,随后其直接抬起左臂,一把握住面前贯穿而下的战神迅矛,一字一句地声音向外传出:
“撕碎本王衣袍,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