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diu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 ptt-第一百八十六章:贏了分享-qkoyt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戴胄无法相信。
哪怕如果换做是房玄龄,他也是愿赌服输的,在他心里,房公是个老成谋国之人。
输给这样的人,也不觉得丢脸!
可陈正泰……他就只一个少年,还是一个素来他不怎么看得上的少年。
降低物价,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怎么可能,又如何能做到?
或许……这是陈正泰买通了这丝绸的商贾?
对。
一定是的。
于是他朝李世民道:“不如我们到其他地方再看看。”
李世民看出了戴胄的不甘。
其实李世民也觉得难以置信。
三天时间……物价就降了。
而且是一种完全无法理喻的方式。
李世民也是想再好好确认一下,随即道:“那么……到其他地方走走。”
可那掌柜却是急了:“客官到底是不是诚心要买?若是诚心要买……”
可李世民等人却不理这掌柜了,直接转身出了铺子。
到了铺子外头,对面是一个货郎……这货郎依旧卖的还是蒸饼。
显然,天色不早,他急于收摊了。
一想到蒸饼,便有一些人影在李世民的脑海中浮现,他上前去:“拿几个蒸饼。”
货郎抬头,看到了李世民,突然眼前一亮,堆笑道:“客官,我认得你。客官不是几日之前来我这儿买过许多蒸饼吗?想不到今日又做了客官的生意,来来来,客官要几个?”
“价钱几何?”李世民盯着他,很直接了当地问出来。
这货郎觉得李世民有些奇怪。
前几日见时,还看他很豪爽,一次将剩余的所有蒸饼都买走了。
可今日……却显得很斤斤计较的样子。
货郎自是不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的,咧嘴一笑道:“行情多少,客官难道会不知道吗?客官放心,我做买卖也是讲诚信的,绝不会高价卖给客官,这蒸饼,七文一个,不过……小人要收摊了,要不,六文卖你。”
好像就这几日的时间,一切都不一样了,从前爱买不买的商贾们,都变得殷勤起来。
李世民随即道:“这蒸饼,我前几日来买时,不是八文吗?怎么才几天就成了七文,便是六文也卖。”
货郎道:“难道客官不知道吗?现在米面都降价啦,我这蒸饼成本低了一些,若是还卖八文,谁还来买我这蒸饼?您是熟客,给别人是七文的,现在我又预备收摊了,因而卖您六文。”
房玄龄等人脸色木然。
显然……这已不是蒸饼在降价。
便是米面也在降。
整个市场,虽然无法再恢复从前,可至少……物价已经开始稍有回落,并且有渐渐稳定的迹象了。
至少……再不会那般恶性的通货膨胀。
李世民此时精神大振,他眼角的余光瞥了陈正泰一眼,心里震撼,不禁想,这陈正泰,到底施了什么法术?
李世民脸色开始慢慢红润起来,这几日的颓气像是突的一扫而空,他中气十足地道:“噢,米面也在降?”
“这是自然。”货郎笑容可掬地道:“这几日许多东西,物价都在回稳呢,做买卖嘛,总是比别人的消息快一些,其实我何尝不想继续卖八文,可终究不能坑蒙自己的熟客,如若不然……以后还能做得了买卖吗?”
李世民不断点头,指着这货摊道:“这里的蒸饼,都买了,统统都买了,给他七文一个,不必要他的优惠。”李世民眉头舒展开来,这一次却是看向戴胄:“戴胄,你来付账,该你付的。”
戴胄:“……”
此时……戴胄的内心,可谓是五味杂陈。
可他觉得自己即便是死,也是死不瞑目啊。
分明三省六部……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让这物价愈演愈烈,怎么到了陈正泰这儿,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呢?
他乖乖地掏了钱,货郎已是眉开眼笑,连忙将蒸饼用荷叶包了,送至戴胄的手里。
戴胄一脸委屈的样子,心里别提多难受了,等那货郎则是带着欢快的笑容挑着空担子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便都落在了陈正泰的头上。
戴胄正色道:“说,你说……这到底是何故?你给他们吃了什么药,你说啊。”
被人当成妖魔鬼怪似的,陈正泰一脸委屈地看着戴胄:“戴公……不,小戴啊,你忘记了,你要拜我为师了?怎么这样凶巴巴的对我,你这样对你的恩师,真的好吗?”
戴胄:“……”
他如遭雷击,整个人竟是彻底的懵了。
李世民站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他。
陛下不吭声,意味就很明显了。
房玄龄等人,已没心思去管顾戴胄的名节了,你自己打的赌,怪得谁来,现在值得庆幸的是,物价总算是降下来了,而且他们现在百爪挠心,极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缘故。
房玄龄咳嗽一声道:“老夫说一句公道话,陈郡公啊,你就算要小戴,不,要让玄胤拜你为师,也需让他心悦诚服才是,这物价……到底如何降的,总要有个由头,若是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如何让他甘心情愿呢?”
戴胄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死死地盯着陈正泰道:“是啊,你总要说个明白。”
只是……戴胄已能想象,自己好像要摔一个大跟头了,这个跟头太大,可能自己一辈子都爬不起来。
李世民此刻也是满腹疑惑:“你先说罢。”
“是。”陈正泰随即道:“其实很简单,之所以当下……物价飞涨,只是因为……市面上的铜钱多了而已,可是……这铜钱变多,当真只是因为铜矿吗?学生看,不尽然。归根到底……是这天下根本就不缺钱,只是这些钱,统统都在世族的府库里,人人都在藏钱,流通的钱却是凤毛麟角,自然而然……这铜钱在市场上也就变得昂贵起来。”
“可是铜矿的开采,却是打破了这个数百年来的平衡,因为铜矿大量开采,让钱稍微变得不值钱了。可是恩师……区区一个铜矿,哪怕产量再高,它即便再如何流通,也不至让这铜钱贬值如此巨大的,归根到底,是因为人们有了贬值的预期,于是……那本该是藏在府库中的钱,统统流通起来,人们不敢藏钱了,市面上的钱增加了无数倍,更多人为了将钱换成柴米油盐甚至布匹以及一切民生物资,自然而然……这些东西也就随之水涨船高。”
“所以要抑制物价,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让这市面上泛滥的钱统统蓄起来,从前的钱都藏在世族们的家里,可是他们都将钱藏在家里,对于天下有什么利处呢?除了增加一家人的纸面财富,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因而……学生所用的方法,就是将这些钱引导进入了一个巨大的蓄水池中,这个水池,学生已经挖好了,不就是那股市交易所吗?人们对于铜钱,已经有了贬值的恐慌,那么……如何抵消这些恐慌呢?三天前,大家的方法是将钱尽快花出去,购买一切市面上能买到的东西,然后储藏起来,这便是大家将物价推高的原因。”
“可是这个方法……不好。因为你要交易,就会产生成本,而你要保存,就需要付出仓储的花销,就如那丝绸,你一家一姓,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丝绸,你势必要建起仓库,进行储存,这么多价值不菲的丝绸,你还得派出人力去对其进行看管。你甚至还要担心,仓库里会不会出现老鼠。要担心这新的丝绸,陈放久了,会变成旧布。”
“而学生则用另一种办法来取代这种保值铜钱的方式,既然市面上的物资不足,那么何不鼓励大家进行生产呢?生产就需要雇请匠人,需要劳力,需要给付薪水,生产出来……便可产生无数的丝绸和布匹,变成数不清的陶瓷,变成钢铁。可是绝大多数人都是不擅经营的,你让他们贸然去生产,他们会有所疑虑,于是就有了认筹和分红,借用陈家的信誉来作保,保障股东。再让那些有能力经营的人去扩建作坊,去招募人力,去进行生产。如此一来,当所有人看到有利可图,那么无数市面上空转的钱,便会蜂拥流入股市交易所。”
“哪怕是那些还未进入股市交易所的铜钱,也会被许多人持币观望,他们想看看……这种利用盈利的方法来对抗铜钱贬值的方法有没有用。至少……许多人再不会想着将数不清的丝绸和布匹,还有柴米油盐买回家里去堆放了。钱都流入了股市,市面上的钱就少了,疯狂抢购物资的人也都不见了踪影,那么……敢问恩师……这物价,还有上涨的理由吗?”
李世民听到这里,他猛地想到了当初陈正泰提出的建立蓄水池的理论。
原来……那股市,本质就是泄洪啊,将这泛滥的铜钱引导到那股市交易所中去,而后转化为一个个作坊。再利用当下较高的物价,产生出来的较好前景,鼓励大家源源不断的进行投入。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