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eh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天下-第一四九章當愚昧到了極點的時候讀書-j6nu2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四九章当愚昧到了极点的时候
来乌斯藏之前,韩陵山以为自己还需要费一些力气来发动这里的穷苦百姓,最后完成驱逐土豪劣绅的目的。
来到乌斯藏开展工作之后,韩陵山敏锐的发现,让这里的百姓自发,自觉地完成社会改革是一件没有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大明的穷人过着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那么,乌斯藏的穷人过得根本就不属于人的日子,她们过的生活甚至连悲惨的边都沾不到。
悲惨的生活至少要先有生活才能悲惨,而他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生活。
高原上的土地辽阔,看似有数不尽的土地,可是,这里的土地有三成属于官员,有三成属于贵族,剩余的四成则属于寺庙。
至于平民,他们什么都没有。
或者说,整个乌斯藏,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平民。
这里的社会阶级构成极为简单——僧侣,贵族,以及奴隶,没有中间阶层。
这里也没有平民生存的空间。
在大明,百姓至少还有愤怒的权力,有反抗的权力,就像李弘基,张秉忠,以及云昭做的那样,没有了活路,人们还有通过武力反抗,要求重新分配社会资源。
这个权力不是谁给的,而是大明百姓天生就有的权力。
在乌斯藏,人们只听说过单独个体的反抗事件,却很少听到大规模农奴起义的事情,这其实不奇怪,因为乌斯藏的农奴,牧奴们身上背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官府与贵族统治着他们的肉体,而僧侣神官们则统治着他们的灵魂,也就是说,在乌斯藏,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之后,这里的贵族,官员,僧侣们已经形成了一套严密的可以将农奴,牧奴,牢牢绑缚在最底层的一套手法。
神权,与世俗权力相互纠缠,剥夺了农奴,牧奴们本该享受的所有权力。
一个人如果不读书,也不认识字,他就没有办法汲取祖先们留下来的生活智慧,在乌斯藏,僧侣,贵族完全掌握了读书的权力。
底层的农奴,牧奴,从一生下来,就是一张可以供这些僧侣,贵族们任意涂抹的白纸。
他们告诉这些农奴,牧奴,他们此生遭受的所有苦难,都是源自他们上辈子造的孽,这一生需要不断地为僧侣贵族们干活,才能赎罪。
等到罪孽赎清楚之后,下辈子就能过上僧侣贵族们现在就过上的好日子……基于这个道理,现在过上好日子的僧侣贵族们其实就是上一辈子吃苦受难的农奴,与牧奴。
任何人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一套理论几十年后,就算是意志再坚定的人,也会对这个理论笃信不移。
毕竟,农奴,牧奴们空荡荡的脑袋里总要装一点东西才成。
贵族僧侣们也就从根本上完成了对农奴,牧奴们最后的改造。
人家已经把乌斯藏改造的如此完全,彻底,韩陵山的理论根本就没法子装进已经塞满来世论的农奴,牧奴们的脑袋里。
在这种情况下,韩陵山要做的就是给这群被压迫在最黑暗地狱里的人寻找一个闪闪发光的地藏王菩萨。
这个地藏王菩萨就是眼前刚刚拿走了应该上缴国库的两颗蓝宝石的莫日根大活佛。
神的事情只能依靠神来解决,这是最简单有效的法子。
否则,让韩陵山这种世俗人来做这件事,乌斯藏的百姓们是不相信,也不会追随的。
这里刑罚过于残酷了,这种残酷并非是汉地那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享受到的酷刑,这里的酷刑极为普遍。
不听话?那么,耳朵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需要割掉!
偷东西?那么,这双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割掉!
逃跑?有腿的人才能逃跑,把腿剁掉,就很完美了,他就没法子跑了。
什么?你惹怒了地主老爷?需要剥皮,只有让地主老爷听着用你的人皮制作的手鼓发出的美妙的音乐,才能平息地主老爷的怒火。
至于地牢,水牢,鞭打,棍棒,那是对付思维稍微高一些的仆役的,对付最底层的农奴,牧奴,乌斯藏贵族们的做法往往是简单粗暴的。
当人不能被别人当人看待的时候,按理说造反,起义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在乌斯藏,人们经受了远超地狱待遇的磨难之后,却会幻想在来世,自己还有幸福的生活可以过……
这里的人,从精神到肉体都是奴隶!
当孙国信来到工地上的时候,他璀璨的就像是一颗太阳。
因为上万名韩陵山从贵族手中雇佣来的奴隶,在见到孙国信的一瞬间,就匍匐在地上,以至于孙国信没有路去工地的高出发表讲话。
对这一幕司空见惯的孙国信,径直踩踏着这些奴隶的身体,一步步的走向高台。
他来到高台上微笑着盘膝坐了下来,用最和蔼的笑容对匍匐在他脚下的奴隶道:“你们已经赎清了罪孽,从此之后,你们的身体将只属于你们自己……”
匍匐在脚下的奴隶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孙国信那张阳光般灿烂的面庞,久久不出声。
孙国信的声音并不高,话语也没有多么的煽情,语气平和,就像是在叙述一件平常的事情。
“活佛说我不用赎罪了?’
”活佛说我吃的苦到了尽头?“
“活佛说我不再是奴隶了?”
“巴拉雍活佛说我上一辈子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强盗……”
“巴拉雍是下等活佛,莫日根活佛才是大活佛。”
声浪在人群中蔓延,逐渐变得喧嚣,孙国信笑着起身,就像一个神谕者下了高台,这一次他没有踩踏这些奴隶们的身体,每一脚都落在人与人之间的空隙上,最后扬长而去。
韩陵山看着孙国信向他走来,就笑眯眯的道:“蓝宝石就拜托你上缴国库,以后有功夫的时候可以去陛下的宝库,那里有更多的智慧等着你呢。”
孙国信笑道:“你在一瞬间就成了拉萨最大的奴隶主,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
韩陵山大笑道:“以我蓝田一千虎贲为锋刃,以这一万多乌斯藏人为长剑,控制拉萨,将这里有罪的官员,贵族,僧侣杀的干干净净。”
孙国信道:“布达拉宫你进不去。”
韩陵山道:“老子这一次带来了三万斤火药,没理由进不去,再说了,那里已经破败不堪,我打算重新在这里修建白宫,红宫,老子要重新建设一个新的乌斯藏。”
孙国信皱眉道:“杀戮过多,会招来群起而攻之的。”
韩陵山冷笑道:“这个破烂的世界你不把他打烂了重新塑造,如何能让这里的人真正心向我蓝田?”
“陛下说,阿旺活佛不可轻动。”
“那就送他去玉山。”
“陛下还说,操弄人心是你的专长,可是,不可随意。”
“那就告诉陛下,韩陵山做事只问结果,不问过程。”
“你的做法与陛下的想法有相悖之处。”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陛下很小气,他可不喜欢你的这个说辞。”
“陛下会理解我的。”
孙国信长叹一声道:“你怎么就不学着理解一下陛下呢,毕竟,你在这里干的所有事情,最后所有的议论都会落在陛下头上。”
韩陵山大笑道:“陛下才是一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只要结果好,回去了最多呵斥我一顿,难道说这些年来,我被陛下呵斥的少了?”
孙国信握着韩陵山的手道:“小心些。”
说罢就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群已经站起身的乌斯藏奴隶,与哈哈大笑手握两枚蓝宝石如同地狱魔王一般的韩陵山。
奴隶们开始继续干活,继续用锤子捶打地面,也不知是怎么的,这一次锤子捶打地面的动作堪称整齐划一。
傍晚用饭的时候,奴隶们惊喜的发现,他们装糌粑的木头碗里的酥油很大块。
这是人的待遇……
“我应该喝点牦牛奶的。”
“我也想吃肉干,上一次见康泽家里见到了那么多的牦牛肉干。”
“我真的很想喝酥油茶!”
“康泽家里就有,很多,他们家的侍女甚至把没喝完的酥油茶倒掉。”
“我听说康泽家的女主人很漂亮?”
“你说的是哪一个夫人?”
“他们家的夫人很多吗?”
“多啊,多的让康泽忙不过来!”
“康泽家的堡子在那里?”
一个乌斯藏奴隶站起身,抱着自己的木头碗指着山下一个很大的堡子道:“就在那里!不过,他们家养了很多的武士!”
“没关系,我们晚上去……”
一个汉人模样的瘦弱男子早就混在人群里,见众人已经对康泽家的美人,牦牛干,酥油茶垂涎三尺了,就故作神秘的道:“我听莫日根活佛的随从说,康泽这个家伙干了太多的坏事,天神将要惩罚他了,听说是最恐怖的雷法。”
“哦呀呀,雷法啊,能把堡子墙炸开吗?”
“这是一定的,要知道莫日根活佛的发力高强,以前曾经用雷法为草原上的牧民炸开过一座山,还为牧民们用雷法炸开了大地,露出清泉。
旁雍哲卜山知道不?以前在扎尕阿,因为挡住了人们的道路,被莫日根活佛用一百丈长的鞭子给驱赶道路巴和娜山边去了,成了双子山!”
“哦呀呀,我们就等雷法炸开堡子?”
“是啊,我要少吃一点,留点肚子去康泽家吃牦牛肉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