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nny好看的都市言情 三國之巔峯召喚-第1951章:暴雨前的寧靜鑒賞-55gax

三國之巔峯召喚
小說推薦三國之巔峯召喚
第1951章:暴雨前的宁静
见董仲舒要进王府,亚瑟立马急了,连忙准备冲过去阻拦,却被朱熹给挡住了。
“让开。”
亚瑟挥剑大喊,可用尽全力也没能把朱熹击退,反而被朱熹一击打飞。
“咳咳。”
亚瑟咳嗽了两声,却带出了一口血迹,不过她却丝毫不在意,哪怕腿一斤在发软了,也杵剑强撑着站了起来。
朱熹眼神变的更加冰冷:“小姑娘,你这是在找死。”
亚瑟喘着粗气,却并不作答,可在她周身汇聚的斗气,已经告诉了朱熹她的回应。
战。
轰……
亚瑟和朱熹在此碰撞到了一起,没有华丽复杂的招式,有的只是力量之间的对碰。
见亚瑟还能再战,并且毫无畏惧的在此挑战大宗师,刘幕心中顿时大为触动。
刘幕和其他武者不一样,她虽是半步大宗师,但却是自己慢慢修炼来的,而不是靠战斗一路晋升。
所以,哪怕她的剑道天赋无与伦比,哪怕她自创了一名顶级剑法,可是缺乏实战经验也是不争的事实。
刘幕所能发挥出的战力,其实并不比一般大宗师弱,但由于缺乏经验,根本发挥不出全部战力,再加上面对的还是经验极为丰富的董仲舒,她能讨到好才有鬼呢。
亚瑟的战斗,让刘幕明白了自己的不足。
明明亚瑟修为没自己深厚,可却能发挥出超越自己境界的战力,这给了刘幕很大的触动。
“莉雅将军,我来帮你。”
刘幕重新振作起来,强忍着周身的疲惫,前去援助亚瑟,两女联手再战朱熹,而亚瑟周身的气势竟开始缓缓上升。
这是要临战突破的节奏啊。
【叮咚,亚瑟突破自身极限,武力永久+1,当前基础武力为105(+3)。】
临战突破后的亚瑟,疲惫感虽得以舒缓,可刘幕却还是处于疲惫状态,她们两个面对朱熹依旧处于劣势。
忽然,一声巨响从王府内传出。
紧接着,只见董仲舒从府内倒飞了出来,落地后又连退了十余米,这才彻底稳住身形。
董仲舒死死盯着王府内,脸上满是凝重之色,显然在戒备某个强大的存在。
就在这时,盖聂、卫庄、阿青、秦义绝、裴矩,五名半步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从几乎已经沦为废墟的王府内走了出来。
五人都不是话多之人,盖聂和卫庄直接杀向了董仲舒,而阿青、秦义绝、裴矩三人,则前来支援刘幕和亚瑟。
盖聂和卫庄不但能双剑合璧,而且还可以纵横合击,两人联手后所能爆发的战力,已经超过了一般大宗师,对上董仲舒就算无法将其击败,但战平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至于朱熹这边,不但要面对刚突破的亚瑟,还要抵挡刘幕阿青等四位半步大宗师,哪怕他有着大宗师的修为,也难以招架这么多高手,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杨平和司马懿见此一幕后顿时都傻了眼,刚刚还大好的形势一转眼的就被逆转了,关键是秦军还没出动一尊大宗师,仅靠着五尊半步大宗师化解了危机。
杨平能看的出来,经过一番大战董仲舒和朱熹,已经很难打败六尊半步大宗师了,时间拖得越久他们两人的消耗也就越大,最终恐怕会被车轮战给耗死。
杨平想靠两尊大宗师破局,如今看来显然是不行了,至于哪些世家族兵,冲进秦王府后摩根石一个都没能出来,在这么下去的话这次行动肯定是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了。
一念至此,杨平不禁有些慌了,拉着司马懿问道:“仲达,现在可怎么办?”
杨平两世活了一百多岁,却还没二十岁的司马懿沉稳,可已经是这样的局面了,司马懿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就在这时,雨化田背着杨俊,飞速奔跑了过来。
杨平一看到杨俊,下意识想叫爹,可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他现在的身份是刘协,这一开口的话,岂不是彻底暴露了,于是话到嘴边又给强行憋了回去。
杨平没有说漏嘴,但杨俊却掉链子了。
杨俊看到刘协的尸体后,本就处于奔溃边缘,心理根本接受不了刘协已死的事实,所以看到杨平后下意识把他当成了刘协。
杨俊冲上来就抱住杨平,激动的哭喊道:“陛下,你没死?微臣就知道,陛下是真龙天子,得天庇佑,怎么可能死于刘备那个奸贼之手。”
听到这话,杨平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脑海,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如纸。
在场众人也都瞪大了眼睛,而董仲舒和朱熹也无心在战了,只是由于盖聂等人咄咄逼人,才被迫继续迎战。
杨平也顾不上继续伪装刘协了,连忙问道:“怎么回事?爹,到底怎么回事?”
“爹?陛下,你怎么叫微臣爹,微臣担待不起啊。”
就在这时,董仲舒击退盖聂卫庄后,一个闪身来到杨俊深浅,一把提着他的衣领,红着眼睛大喊道:“陛下人呢?”
董仲舒此言一出,基本等于承认了,杨平是假的,真皇帝并不不在此。
杨俊则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哭嚎起来,指甲刺破了脸也没有意识到,反而更加用力的自己掐自己。
“不对,你是平儿,不是陛下,陛下被刘备给杀了,我亲眼看到的,陛下驾崩了。”
“嘶……”
在场众人无比倒吸一口凉气,他们虽意识到杨平是假货,但却没想到真陛下已驾崩,而且弑君这还是皇叔刘备。
这也太疯狂了吧!
杨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而董仲舒则长大嘴巴,眼中满是悲伤之色。
最后的亲人也不在了,这简直让他心如死灰,失去了活下去的最后动力。
得知这个惊人的消息后,朱熹也无心再战了,而刘幕则更是如此。
听刘协已死的消息,刘幕的心立马就乱了,所出剑招一下子乱了起来,让朱熹找到机会摆脱了包围。
随着董仲舒和朱熹先后脱离战局,秦军一方的高手也没有追击,现场被一股诡异的和平所取代,而更为疯狂的暴雨却在酝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