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qfr火熱玄幻小說 妙手神農 愛下-第兩千一百九十章 正義也能是邪惡-r3s5g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余飞多给了自己一种思考的方向,也给了别人一种可能,这就不至于将路彻底走窄了。
调整好了思路,余飞就准备自己也去逛逛了,暂时孙赖子和老鬼头是不会出来了,自己守在这里毫无意义可言。
而且余飞也做出来的判断,老鬼头的目的无论是好是坏,他暂时都准备继续隐藏下去,之前余飞一直紧紧跟随着,一方面是为了观察老鬼头,另一方面其实是为了暗中保护孙赖子,防止老鬼头对孙赖子动手。
可是现在想来,无论老鬼头的目的如何,孙赖子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阻碍,所以没必要伤害孙赖子,这样反而容易暴露了他自己。
所以余飞在不用担心孙赖子的安全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在二人逍遥的时间段内,自己也去逛一逛,看一看造反军将这里变成了什么样子。
余飞掉了个头开车离开了,在这萧瑟的城市里逛了起来,以为造反军的存在,本地官府当时基本上就被摧毁了,现在处于了无官府管理状态。
就算是官府的人幸存下来,也不敢站出来管理了,这个时候他们全都想着明哲保身,生怕造反军来将自己给收拾掉。
所以街道上一片脏乱差,到处都是垃圾,没有人来清理垃圾,造反军暂时还考虑不到这个,阿三的国民素质,也没有到不扔垃圾或者自发清理垃圾的地步。
甚至于有一个街区的下水道堵了,下水道里面的污水流了出来,整条街都是臭味也没有人管。
这其实都是其次,都是一些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余飞很快就遇到了。
都说如今的医院是盈利机构,人人都畏之如虎,因为一旦进去这个地方,轻则家庭经济变得拮据,重则家庭经济彻底奔溃,最后落个人财两空。
可是无论大家多讨厌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永远都人满为患,在如今这个时代,人类的整体身体素质都在下降,人们的病症种类越来越多,所以都需要来这个地方续命。
可是这个地方注定是一个有钱的地方,造反军进城的时候,竟然没有放过这个地方,所有的大医院都被洗劫一空,里面的工作人员逃的逃藏的藏了,这就导致大量生病的人无人医治,医院陷入停摆的状态。
余飞将车停在医院的门口,看到医院的外面,很多人抱着重病的亲人在哭嚎,还有一些人绝望的靠在墙根底在等死。更有甚者因为失去了规则,有两拨人正在为一盒药大打出手。
医院真的是一个看人间百态的地方,来这里的人从婴儿至老人都有,因为疾病才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多大年龄,他就是真正的堪比彩票宣传的那种公正的随机性的降临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余飞将车停下,隔着玻璃,看到有小孩子被父母抱在怀里,孩子长大了嘴巴哭闹,父母心疼的要命却毫无办法,有老人躺在地上,儿女跪在边上哭喊,父母只能默默垂泪。
余飞看的感觉眼眶都有点湿润了,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后悔了,虽然自己快意恩仇,虽然自己为了自己的同胞们不惜做出任何的事情,可是阿三国度之中生活的也是人类,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余飞想到了一句古诗,叫做: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造反军的出现,外人都以为,现在只是阿三的富人们在遭受苦难,却不知道,其实富人只是率先遭受苦难而已,穷人的苦难暂时被蒙蔽了,而后会一点点的展现出来。
造反军只会破坏不会建设,破坏容易建设难,如今这里的穷人感受到的快乐和富裕,只是饮鸩止渴一般短时间的满足而已,等现在活得财富消耗殆尽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支持造反军,会让他们过的更苦。
本地的商业氛围被毁,经济发展倒退,甚至于因为很多年轻劳力加入了造反军之后不事生产了,时间长了弊病就出现了,到时候穷人会更加的穷,甚至于以前动一动,只是穷,还不会饿死,以后甚至可能饿死。
当然了这一切其实是余飞之前希望看到的一幕,可是要是在纸面上看到,看不到这些人的苦难,余飞可能会坚决的觉得,自己其实很伟大,这是为自己的祖国,在控制一个强邻的发展速度。
但是现在,余飞忽然开始怀疑,自己做的真的是对的吗?
那些人的眼泪都不值得同情吗?那些可怜人未来可以预见的痛苦,自己真的毫无过错了吗?
余飞赶紧启动了汽车离开,再看下去他害怕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一切目标和计划都会被自己否定。
说实话如今的一切,其实是对余飞一直以来的计划的最好的嘉奖,如今他对阿三国度造成的重创,绝对不亚于一场大型的战争,而且这创伤还会一直存在,一直成为阿三的阵痛,对他们的影响至少可以维持一二十年。
可是无论他的计划多么的成功,看到这里的人间苦难,余飞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终究是一个善良的人。
余飞不禁佩服,当年那场世界大战末尾,那个开着飞机,去给自己国家东边的邻国丢大小王的那个人,他最后直至死都一口咬定自己不后悔,坚定的认为大小王炸弹之下无冤魂!
余飞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终究不适合做一个大将军,要是将自己送回古代,让自己穿越到白起的身上,自己绝对做不到坑杀赵国四十万大军。
余飞离开了医院之后,又继续顺着道路前进,既然要看,那就多看一点,看看还有什么结果。
当他经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男人猖狂的笑声,还有几个女人绝望的哭喊声。
余飞将车慢慢倒退了回去,正对着巷子口之后向内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之看到巷子里面有几个院子,估计声音是从某一个院子里传了出来。
余飞将车停下,点了一根烟走进了巷子,很快顺着声音,来到了第二个院子的门口。
院子的门没关,所以余飞一眼就看进去了院子里面。
院子里七个男人,将三个女人按倒在院子里,那七个男人一个个眼睛之中满是凶狠邪淫的目光,发出来的得意笑声一听就不带好意。
当然了他们的手更不老实,正在那三个女人的身上肆意乱摸,那三个女人毫无反抗之力。
而且余飞发现那三个女人穿的衣服料子不错,那七个男人穿的则很普通,看起来是地摊货。
三个女子正在绝望的呼喊和哭嚎,可是她们的声音,周围的邻居全都仿佛
听不到一般,一个个大门紧闭,没有人出来伸张正义。
余飞走进院子里,自然引起了院子里面的人的主意了那三个女人看到余飞,全都开始呼救,可惜喊了几声之后,想到余飞只有一个人,这边有七个匪徒,所以又不呼喊他了。
“你要多管闲事吗?”
那七个男人之中的一个人放开了手里的女人,从背后抽出来了一把匕首,向余飞走了两步停下来问道。
“那倒没有,我就是很好奇,你们为什么要对这几个女人下手,她们的身份有什么特殊的吗?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你们不知道吗?”
一副诶摊摊手,表现出出来一副我就是看戏的样子,让对方不要急于对自己动手,最好是先回答自己的问题。
“这三个女人,都是有钱人家的女人,如今造反军统治了这里,他们的财产已经被平分掉了,但是他们有钱人的罪孽还未偿还清楚,他们曾经对我们穷人做的剥削和压迫,现在理应由他们的女人来弥补和偿还!”
看到余飞的态度,那个拿着匕首的男子也不急着动手,觉得可以劝退余飞。
毕竟在他们看来,黄皮肤的人似乎都很能忍,甚至都有点胆小怕事,不过这种人不能随便杀,容易惹大麻烦,所以最好是劝退最好了。
余飞听完对方的解释顿时明白了,这三个女人很倒霉,家产被抢之后,她们也被视为了财富。
如今这里的秩序丧失,法律在本地成为了摆设,所以这七个男子,便肆意妄为的准备在大白天,不关门的情况下对三个女子施暴,还觉得他们占据了道义,做这样的事情理所应当。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正规军打回来了,然后秋后算账,你们如今犯的罪,人家追究起来,你们怎么办?”
余飞想了想继续问道,他想知道,这些阿三的普通民众心里,觉得造反军能不能长久稳固的统治下去。
“不会的,每个人都在这样做,除非正规军将所有人都杀掉或者关进去监狱里面。而且到时候也不一定调查的出来,这几个女人,就算是我们玩完了放过她们,你觉得别人会放过她们吗?”
那个男子轻松的耸耸肩笑着说道,一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余飞听完顿时明白了,造反军终究是没有底蕴,虽然看似现在绝大多数的阿三都喊着支持造反军,实际上对造反军并不看好,知道正规军来了,造反军就得完。
可是曾经生活在底层的这些人,心底里的恶魔都被释放了出来,他们知道至少这个空窗期,他们失去了监管,他们犯的错将不需要承担责任,甚至后续也无人可以追责。
所以这些人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他们正在释放内心里理智一直压制起来的那些可怕的恶魔,曾经大脑之中一闪而过的邪恶的念头,当时不敢做,现在全都敢做了。
而且要是这个状态维持的久了,如今他们做的可能只是一些小事情,随着恶魔释放的越来越多,他们能够做出来什么样的更加违背道德和法律的事情简直无法想象。
余飞知道,自己救不了这三个女人,就算是从这七个男人手里救走,出了门还有七十个甚至七百个男人盯着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