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xhd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最初的巫師-第五十八章 純白之夢鑒賞-6tigy

最初的巫師
小說推薦最初的巫師
纯白,一片纯白。
克莱斯特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和约翰竟然在一片纯白的世界,似乎有人在呼唤,又好像有歌者在咏唱。
“我听说,如果伟大的先知想要试炼,经常会在梦中召见被试炼者,或许我们就是如此。克莱,我们可能进入了传说中的神境迷梦!”
约翰一脸兴奋的对克莱斯特说道。
克莱斯特很懵懂的问道:“什么是神境迷梦?”
约翰认真的说道:“所谓的神境迷梦,出自阿尔泰多格先生的《锁匠之梦:孔中微光》,在这本书的原文是这样说的,‘凡追奉光芒者,需在躁动季节,遇见先知,方可梦入神境,那里一片白茫茫,是考验的伊始’。
书中还说道,所谓的神境迷梦,其实也叫漫宿迷梦,现在是十一月,即将入冬,正是所谓的躁动之月!”
他眼神锐利,低声说道:“躁动之时,就是进入漫宿之时。而所谓的漫宿,一直被认为是世界的源头,一切的起源之地。”
克莱斯特惊呼着:“我们竟然会进入世界的起源,可能吗?”
约翰说道:“我们确实不太可能,但是如果有先知指引,神的力量会带领我们见到漫宿的映射,虽是映射,在我们眼中也真实不虚。”
克莱斯特有些迷惑的看着约翰,低声问道:“约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艾斯在一旁听着两人的脑补对白,露出了一丝微笑。
其实艾斯并没有设定具体的梦境,他使用的这些梦,就是约翰和克莱斯特二人的梦,约翰认为《锁匠之梦:孔中微光》这本书说的是真实,那梦中就映照了真实,至于那本书究竟是真是假,其实并不重要。
约翰继续兴奋的说道:“霍尔城内有些神秘的所在,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莫顿书店,那是一家藏在小巷的书店,如果没有熟人带领,莫顿夫人不会允许你进入。
说是书店,不如说是一处遗世独立的神秘秘境,那里非常美丽,而且有很多关于神秘学或者说无形之术的学问。
那里的藏书很多,但是太贵了,我也只是在第一次去的时候试阅看了几页,没想到……”
克莱斯特不太明白,他不识字,感觉一头雾水。
约翰仍然在不断的说着,他的记忆似乎变得格外清晰,思维也非常敏捷。
两人按照约翰的记忆,不断的走着,果然发现了一片林地。
“传说中林地乃是神灵居所的外围,很多可怕的生物都居住在这里,如果能穿过林地,走到白骨环绕的纯白之门,我们就可以抵达神灵居所的最外围。听说先知会在那里考验试炼者,成功的人会获得启示,拥有追求,而失败者会成为纯白之门的白骨。”
说着约翰不禁打了个寒战,通往超凡的路就在眼前,究竟去还是不去。
克莱斯特一阵敬佩,低声对约翰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约翰说道:“那是我做学徒时,偶尔听到老师和一位黑胡子绅士闲聊,其实也不一定真实,但是《锁匠之梦:孔中微光》确实提到了纯白之门。”
克莱斯特点点头,他还是不太懂,但是他明白一件事,人还是需要读书识字,否则就是个睁眼瞎。
“约翰,如果我们能回去,我想跟着你学识字。特别是那个什么《锁匠之梦》。”
约翰点点头,他瘦弱的身体竟然有些颤抖,克莱斯特这么厌恶文字的大个子竟然也想学习知识,这让他很是感动和振奋。
“《锁匠之梦》其实是一个系列,是阿塔·布莱德爵士体验锁匠生活时,做过的许多梦境,这位爵士是一个秘密教团的教宗,他们的主好像与锁匠有关。
不过这都是三百年前的事情,曾经的秘密教团已经消失在历史之中。
我其实从我的老师那获得最多的不是药剂师的智慧,而是关于神灵和无形之术的奥秘,他其实……”
两人在林地徘徊,因为心中的恐惧,林地也诞生了许许多多的可怕怪物,对着他们两个人嘶吼。
约翰和克莱斯特玩命的逃跑,怪物却渐渐围了上来,约翰大喊道:“向那位存在祷告,在林地唯一能活下去的方法,就是虔诚,对我们侍奉的主的虔诚,会化为利刃消灭一切怪物。”
两人虔诚的跪下,口中胡乱念叨着,竟然渐渐有一团火焰升起。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的利爪已经靠近了克莱斯特,利爪将他的后背划出一道狰狞的伤痕。
在火焰的顶端,悬浮着一颗灿烂的红宝石,爆发华彩。
各种邪祟怪物、利爪瞬间惨叫,消失不见,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明月高悬。
两人对视一眼,汗水已经浸湿衣背。
化为无形之物观察的艾斯,有些惊诧。
“这梦境确实具有超凡力量,但具体如何塑造,全凭二人自己,我被世界束缚,无法与之沟通,没想到他们竟然自我脑补到这地步,实在是厉害。
这样一来,我这次构造梦境的梦幻流质算是耗尽了,他们也能得到自己通过梦境想象的力量,会是什么呢?”
艾斯也有些好奇,祂构造的这个梦境,其实只提供了超凡的梦幻流质,能从中获得什么,全靠做梦的人自己,有的人可能一无所获,也有的人可能一夜之间成就超凡。
这样的方法,比较符合真名世界运作的方式,也符合艾斯的梦境领域,祂当前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融入世界,不再被排斥。
留在新阿伯多维岛的那些土著“神”的选择其实并不明智,灯之信徒们为信仰自殉,已经破除了遗蜕的异质性,世界同化已经融合,还在试图负隅顽抗,最终迎接的只能是灰灰。
艾斯的这一缕分身,身负探知整个真名世界虚实的任务,祂必须融入世界。
而这种融入,艾斯现在有了模糊的想法,秘密教团或许是不错的方式,只是具体的知识,艾斯还需要更多的探究。
梦境之中,随着火焰中生出宝石,两人也渐渐心安,忽然梦境如玻璃般破碎四散,连那火焰和宝石也破碎为两部分。
“呼呼!”
熟睡的两人同时睁开眼,汗水湿透衣背,如同大半夜跑了三十里的夜路。
克莱斯特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火辣辣的疼,他伸手一摸,有些湿滑。
“约翰,帮我点下油灯好吗?”
约翰被梦境震撼,正有些疑惑,起身将油灯点亮,克莱斯特脱下上衣,露出背后有些狰狞流血的伤口。
“这是?”
如同一道光在脑中划过,约翰想起了梦境祷告时睁开眼看到的场景,这梦是真实的?
“我们似乎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境,纯白之梦,我们抵达了林地!按照《锁匠之梦:孔中微光》的记载,从林地生还,我们虽然没有通过试炼,但是已经获得下一次试炼的机会。
而且会从梦中带走某个东西,无论好坏。”
约翰很是兴奋,极力压低声音说道。
克莱斯特痛苦的低声哀嚎:“所以我就带走了这个伤痕,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约翰严肃的看着克莱斯特,低声说道:“这确实是带走的一部分,如果我们在漫宿的迷梦中受伤、死亡,那么现实中我们也会受伤或死亡。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弄点热水和纱布,希望这伤口不要有毒。”
克莱斯特低声说道:“希望宝石庇佑我们!”
忽然,他的头顶竟然摇曳出一盏火焰,吞吐着半块红宝石碎片,那火焰一卷,直接灼烧了克莱斯特背后伤痕,克莱斯特痛苦的低声吼着,伤痕已经变成黑灰色。
火焰很快消失不见,克莱斯特的面色有点苍白,约翰则仔细观察了他的后背,轻轻触碰黑灰色。
“疼吗?”
克莱斯特摇摇头说道:“有点痒。”
他左右动了动,黑灰色竟然脱落,暴露出有些红色的新皮肤。
“已经好了,简直太神奇了,竟然瞬间治好了你的伤痕,这才是你从梦境中获得的好处,我也试试。”
说罢约翰也学着克莱斯特念着,他故意换了几个方法尝试,最终确定契语就是“宝石庇佑”。
在之后的几天,两人并没有再次进入那种神奇的梦境,他们多次尝试,用野外的动物研究这火焰,最终确认了功效。
克莱斯特的火焰有着治疗和祛除毒素的强大功效,不太致命的伤势都能得到很好的治疗,但如果是重伤只能将之变为轻伤,致命伤则无效。
而且这种治疗只能生效一次,也不了解其原理。
约翰的火焰很奇异的化为湛蓝色,那颗宝石也变成了蓝宝石碎片,当火焰燃烧时,他感觉自己的精神更加清明,记忆力变得非常好,学东西也变得很快。
“所以说我们通过神境迷梦,获得了治疗和精神加持的超凡力量!这种力量还没有变成本能,这应该是因为我们没有完成试炼,没有获得真名赐予的原因。”
快到家乡的村落,约翰低声总结道。
超凡,也叫无形之术,在这个世界几乎和真名等价,只有拥有了名,才能算真正拥有超凡力量。
而名源于魔力上位者的赐予,赐予有两种,上位者主动青睐,或者下位者通过某种仪式获取。
但无论如何,都需要有一个上位者首肯,这就导致这个世界各种教派繁多,除了公认的二十真·司时教会,六大被围剿的外·司时教会,还有些获准在限定地区传教的具名者和假名者,难记其数。
再下者,则是隐蔽信仰,又被称为秘密教派或者不法教团,不为真·司时教会所容,联合防剿审判所的密谈遍布世界各地,只要被发现,要么被吊死,要么被绑在十字架上烧为灰烬。
真名乃是权柄,四级以下存在,妄图聚拢信众,其实就是希望走非官方的另一条道路。
有信众即有人有组织,有组织则有位格,有人则有信仰,也就可以试着登临四级,聚拢信徒,举行无形仪式,真正进入漫宿,获取假名。
野心家和外来“神”大多采用这种方法转正,因而也被严厉禁止,至于艾斯如何知道,祂虽然不能影响,但是可以观察。
根据艾斯的观察,那个船长杜尔就是某个秘密教团的信徒,这个船长如此匆忙的远洋,其实就是仪式的一部分。
这些仪式很复杂,一环套一团,艾斯无意破坏,祂只是想有样学样,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融入这个世界。
作为梦境之主宰,虽然在真名世界并没有主宰法则,但是艾斯的分身保留了四级的底蕴,祂轻易的在霍尔通过梦境弥散,窥视了很多秘密。
“如果我真的想融入世界,最佳的策略就是发展秘密教派,并且真灵转世,如果不转世,则永远被真名世界排斥。”
寄托在红宝石之内,艾斯的思绪已经明确,建立这种隐秘教团并不是想选什么人就选什么人的。
需要一个与自己命格契合者,艾斯在新阿伯多维岛大半年,只遇到克莱斯特这一个适格者,有了适格者,还需要适格者虔诚的信仰。
所谓的适格者,其实就是能帮助自己与世界消解敌意之人,是一种契机,艾斯已经知晓,从遗蜕中复苏的外来者们,都需要借助降生仪式来实现洗去异世界的气质,真正被真名世界接纳。
艾斯很幸运,祂的适格者身旁有一个对神秘学非常感兴趣的约翰,两人一同成为了祂的信徒,为即将诞生的秘密教团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坦白来说,约翰识字、了解些粗浅的神秘学、人品可靠,比适格者克莱斯特更加适合成为第一信徒,但是事实就是这样,适格者非常重要,甚至关系到艾斯未来的转世。
所以两个人都要重视。
约翰和克莱斯特两人回到村落,这里并不富裕,连贵族都没有,整个村子属于罗格镇的罗格男爵领地的一部分。
“我思前想后,我们不能直接将这一个金币给盖尔的家人,不是给他们,而是这会有极大危险。”